詹尹乃端策拂龟7,只是文学散文
分类:葡京-现代文学

当下的中国散文,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文学的艺术的,一类是应用的生活的。前者指狭义散文,属于文学范畴;后者指广义散文,用于日常交际。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应该讲究叙事策略,通俗地说,也就是技法或者说是法度,只是文学散文,对法度更为注重而已。我在这则短文中所讨论的便是专指文学散文。

图片 1

古文观止 卷四‧卜居

1984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古文笔法百篇》,作者是胡怀琛,原本于20世纪20年代出版,出版者是上海大东书局。这是一本分析古代散文笔法的图书,胡怀琛结合经典,梳理出三十二种笔法,也就是法度。当然,这只能是以偏概全,而“容有未尽乎此”,但是“触类旁通,学者可以隅反”,也是有意义的。在这些法度中,有一种是“虚字取神法”,就是说,由于运用了一个虚字,而使文章增生焜烨的光华,比如屈原的《卜居》与欧阳修的《醉翁亭记》。

作品简介《卜居》是《楚辞》中的一篇文章。相传为屈原所作,而现代学者多以为是楚国人在屈原死后为了悼念他而记载下来的有关传说。文章表现了当时社会的黑暗腐败,反映了屈原的愤慨和不满,歌颂了他坚持真理、不愿同流合污的斗争精神。全文以屈原问卜开篇,以詹尹“释策而谢”的答语收结,中间以连珠式的对立设问的语句贯穿,文采斐然,往复盘旋,八对设问,一以贯之,气势充沛,感情强烈。虽铺陈夸饰,句式整齐,却不板不散,亦无重复之嫌。

屈原既放,三年,不得复见。竭知尽忠,而蔽鄣于谗,心烦虑乱,不知所从。乃往见太卜郑詹尹,曰:「余有所疑,愿因先生决之。」詹尹乃端策拂龟曰:「君将何以教之?」

《卜居》叙述屈原在放逐时“竭智尽忠,而蔽障于谗”的困惑,心烦思乱不知所从,乃向太卜郑詹尹请教。郑詹尹于是“端策拂龟”,把蓍草的茎摆正,把乌龟的甲壳擦拭干净,对屈原说:“君将何以教之?”聆听了屈原的困惑以后,郑詹尹表示无能为力,勉励他“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龟策诚不能知此事。”《卜居》总计三节,第二节是文章的主体,在此屈原倾诉道:

图片 2

屈原曰:「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乎?将送往劳来斯无穷乎?宁诛锄草茅以力耕乎?将游大人以成名乎?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将从俗富贵以媮生乎?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将哫訾粟斯喔咿儒儿以事妇人乎?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韦以絜楹乎?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泛泛若水中之凫,与波上下,媮以全吾躯乎?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此孰吉孰凶?何去何从?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吁嗟默默兮,谁知吾之廉贞!」

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乎?将送往劳来,斯无穷乎?宁诛锄草茅,以力耕乎?将游大人,以成名乎?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将从俗富贵,以偷生乎?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将哫訾栗斯喔咿嚅唲,以事妇人乎?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韦以絜楹乎?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泛泛若水中之凫,与波上下,偷以全吾躯乎?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

作品原文

詹尹乃释策而谢曰:「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龟策诚不能知此事。」

共有十六个设问句,一律用语气词“乎”结束,极好地传达出屈原锥心似的悲愤。倘若删掉这些“乎”字,变为“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将送往迎来,斯无穷?宁诛锄草茅,以力耕?将游大人,以成名?”之类的文字,文章还可读吗?


与《卜居》相同,欧阳修《醉翁亭记》中的句子亦以虚字结束,而且不是一节,通篇都是这样。

卜居1

第一节: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做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屈原既放2,三年不得复见3。竭知尽忠而蔽障于谗4。心烦虑乱,不知所从。乃往见太卜郑詹尹曰5:“余有所疑,愿因先生决之6。”詹尹乃端策拂龟7,曰:“君将何以教之?”

出现了九个“也”字。《醉翁亭记》全文4节,22句,使用了22个“也”字。如果把这些“也”字芟夷,诸如“环滁皆山也”为“环滁皆山”,原本优美舒畅的诗意必然大为减弱,而将美文被改造为陋文。文章出乎法度,便是这个道理。


29世纪90代以来,由于媒体的发达,散文呈爆炸式发展。然而,精品不多,可以称为经典的作品几乎处于空白状态。原因是复杂的,缺少法度则是一个重要原因。巴金老人说过,最高的技法是无技法。其实,无技法的背后是无数个法度。中国古代的军事谋略有三十六计,散文也有三十二法,前者我们至今耳熟能详,而后者,即便是以散文为专业的人士,能够把三十二种法度全部说清已属凤毛麟角,而遑论其他。讨论散文,如果仍以“形散神聚”、“卒章显志”之类的老生常谈进行搪塞,是如论如何难以谅解的。

屈原曰:“吾宁悃悃款款8,朴以忠乎,将送往劳来9,斯无穷乎?宁诛锄草茅以力耕乎,将游大人以成名乎10?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将从俗富贵以偷生乎11?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12,将哫訾栗斯13,喔咿儒儿14,以事妇人乎15?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将突梯滑稽16,如脂如韦17,以洁楹乎18?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19,将泛泛若水中之凫20,与波上下,偷以全吾躯乎?宁与骐骥亢轭乎21,将随驽马之迹乎22?宁与黄鹄比翼乎23,将与鸡鹜争食乎24?此孰吉孰凶?何去何从?世溷浊而不清25:蝉翼为重,千钧为轻26;黄钟毁弃27,瓦釜雷鸣28;谗人高张29,贤士无名。吁嗟默默兮30,谁知吾之廉贞!”

当然,还有其他因素,而重要的因素与作者的心态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天人合一,天地人三位一体。天育人,地养人,天地之德曰生。人应该感谢天地,并参与天地的演化之中。如果这样做了,就是与“天地叁”,也就是德。《易》曰:“德弥盛者文弥缛,德弥彰者文弥明”,将“文”与“德”紧密相连。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作者的心态自信、放松、自在,从而具有定力。刘勰云:“吐纳文艺,务在节宣,清和其心,调畅其气”,“意得则抒怀以命笔,理伏则投笔以卷怀”,当下的散文作家往往缺少这种定力,处于浮躁的商业的氛围之中。残酷的现实是,被商业操纵的文学很难产生经典作品,商业与经典难以兼容。商业时代的文学作品要想成为经典,必需经过炼狱一样的锻炼,才能够浴火重生而抵达艺术的彼岸。经典关乎高贵,而与庸常无关,作品的好坏与点击率无关,而与审美价值有关,阳春白雪和者甚寡,当然如果既有读者又有审美价值,那是求之不得,但这难于登天。


散文相对于其他文学门类,距离作者的本心最近,是人生境界的展示,是作者真情实感的流露与审美情趣的呈坦,是一种关联数千年文脉的高贵文体,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与潜心追求。瑞典文学院终身院士贺拉斯•恩达尔在谈论中国文学时说,在历史上,“汉语中的‘文学’包括了诗歌和学者散文,与深思自省相关,被认为是建立在真实经历的基础之上,而虚构作品则属于较低层次。在与西方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的交流之后中国的作家们”,才能“自豪地以小说家的身份展示自己。”而当下有些散文作家,为了吸引读者,却要涂抹初心,用虚构的丝线编织夸张的情节,从而摒弃了散文最为宝贵的本真,这是无论如何难以想象的。

詹尹乃释策而谢曰31:“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数有所不逮32,神有所不通。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龟策诚不能知此事。”

2007、8、22


图片 3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詹尹乃端策拂龟7,只是文学散文

上一篇:我们去寻芳一条花的谷,干流流经陕西省、葡京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