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穿绿树寻梅子,春风吹尽秋光照
分类:葡京-诗词歌赋

采桑子

障泥油壁人归后,满院花阴。楼影沈沈。中有伤春一片心。 间穿绿树寻梅子,斜日笼明。团扇风轻。一径杨花不避人。

3、《采桑子·恨君不似江楼月》

楼影沉沉

  ●浪淘沙

  下片是景象与女主人公举止的描写,是上片“伤春”情绪的进一步展开与渲染。梅子,团扇,杨花诸意象都打上了传统审美意趣的特定内涵。“闲穿绿树”,“闲”,并非悠闲,而是含着有所失落、难于追寻的空漠感和无聊赖。“寻梅子”,“梅子”既应“伤春”字表,点节令在春夏之交,又应“伤春”的内蕴──她在思味着青春年华的流逝,表白着对爱的追求。它使我们想起《诗·召南·摽有梅》那支古老的歌谣。那是一位少女徜徉梅树下,面对成熟下落、日益稀少的梅子,敏感于时月无情,不禁涌起珍惜年华、希望有人向自己求爱的强烈冲动:梅子落地纷纷,树上还有七成。追求我的小伙子啊,切莫放过良辰(“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我们这位“闲穿绿树寻梅子”的女子,对着梅花已落,梅子已生,她难道不生出“流光容易把人抛”、“花开堪折只须折”的岁月之叹,难道不也在心底发出对爱的呼唤与催促吗!“斜日笼明”,是长时间穿行于绿树之中的一个补充描写,是说她走了、寻望了、思味了许久,不觉已黄昏暮霭,树丛中光线迷离。“笼明”即“胧明”,隐隐约约的样子,形容月色、日色都可。宋李九龄《荆溪夜泊》有句:“点点渔灯照浪清,水烟疏碧月胧明”,其“胧明”亦即“笼明”。当然词中“笼明”,既是景物本身的描状,又是主观心境迷糊的外现,久久的闲行之中,一种思念牵向遥远,一种青春流逝的迷茫感觉,已交汇成一种暗淡难明了。

乘着一叶小船去江南避乱。就像一只孤雁一朵云团孤独地游移在高空,回望万里中原笼罩着茫茫的战云烽烟,不禁令人泪洒衣襟。翠绿的青山倒映在寒冷的江水里,江岸上飞舞着枫叶和芦根。夕阳隐没在西山江水波平浪静,愁坏了我这个离国辞乡的旅人!

  李莱老的这首《浪淘沙》,从内容上看,其上半阕显然受了温庭筠婉约词的影响。下半阕则比较直露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思。读来深有言外之致的感觉。与内容表达的含蓄深邃相一致,这阕词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也大多不用正面涂抹。词中人物的特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多情,一是善良美丽。集中反映主人公多情的词句,除了“双戴桃花”和“数尽归鸦”之外,还可以挑出“银筝初试合琵琶”、“流水韶华”、“闲倚阑干无藉在”等。不过,要从这些词句中确切看出主人公的丰富感情来,那还是要下一番品味的功夫的。比如,之所以说“银筝初试合琵琶”与感情有关,就是因为在这种境况下弄筝鼓琴,实际上是用乐曲寄托她不尽的哀思。至于女主人公的心灵与容貌,词中表现得更为深邃。只有在对下列各句的仔细揣摸中,才有可能真正接近作者的用心。“柳色春罗裁袖小,双戴桃花”写打扮,服饰与梳妆这样入时,自然是与人的娇美灵秀分不开的。“银筝初试合琵琶”一句透露了词中人物对艺术的精通,要是没有秀美聪慧的心灵,这一点是万万办不到的。此外,主人公看见天涯芳草,便有感于“流水韶华”,从而面对晚风杨柳,又有“闲倚阑干无藉在”(即无聊赖)的凄楚,都些都说明她是一个通灵俊秀的美貌女子。

  这首词点醒事实与题旨的语句不多,颇费解读。然而细味“花阴”、“沉沉”、“梅子”、“杨花”诸语,我们仍能找到贯穿全篇的意绪。何况“中有伤春一片心”,已明白表露了主人公身份与情怀:全词是少女或少妇伤春。抓住这一点,我们体味它所有的朦胧况味,便不会迷失方向。而起笔又是唯一有事实叙述有因果交代的句子,它是造成以下所有景物形象与人物动态的根由,必须首先弄清这第一句究竟说了些什么。障泥,油壁,读者都知道这是部分代整体的修辞手段,它代指马匹、马车,并进一步代指乘坐它的人。但有人把二者合在一起,解作代指“女主人公的心上人“、一个“负情郎”,似难认可。从传统诗歌语词的正规运用来看,障泥、油壁,各有所指是明确的。障泥,马鞯,垫在马鞍下,垂在马背两旁障蔽泥土的锦鞯,诗词中代马匹并进一层代指骑马的翩翩男子。油壁,即油壁车,油壁香车、油壁轻车,或谓油軿,一种车壁、车帷用油涂饰的华贵车子,有时驾以二马、三马,诗词中每言女子所乘,或迳代指女子。《玉台新咏·钱塘苏小歌》:“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罗隐《江南行》:“西陵路边月悄悄,油壁轻车苏小小”;晏殊《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峡云无迹任西东”,这车的主人、这指代,都是佳丽。所以解读第一句,可视“障泥”后有所省略、有所转折。意思大约是障泥人去、油壁人归。如果要将障泥油壁合而释之,亦无不可,但中心应落在“油壁”上:饰鞯的马匹拉着油軿中人归来之后……以下全部景物与人物活动,均为归来女子的情绪投射和举措反应。我们大致料想,是她乘坐一辆华贵的油壁香车去送自己的亲人、爱者远去,长亭分袂,索寞来归;或者她竟是在一次公众活动或途中与阿谁邂逅而又不能畅言,所谓“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李商隐《无题》)。究是何种事实、缘由,我们无法确然分判,然而女主人公的情绪性质、情绪趋向则是可以断定的,她的送别或邂逅归来,在精神上感受着一种失落一种寂寥一种怅惘。我们只能解读到这个地步,而在前后文无任何提示、暗示的情况下,“负情郎”云云,只能是主观外加,是不诚实增补,不可取。“满院花阴”,阴,幽暗,阴冷,在失意人心目中,满庭院的花朵都萎蔫不振,无精打彩,失去了生机。“楼影沉沉”,沉沉,深静,沉断,悄无声息。幽闺独处,楼宇深潜,无人与语,了无意味。这句描写,还是主人公情绪外射。“中有伤春一片心”,相对楼、院而言,这偌大一座宅第,竟淹没着一颗伤春的憔悴的心,何其孤孑无依。“伤春”,联系下文寻梅子,怨杨花,则春光易老,使女主人公触景生情,生出年华不再,居世无欢之叹,从而更证实了首句那叙述中我们所能给予的解读的增补:她是难得与属意者一面,或竟是与相爱者远别长离。

图片 1

作者-李延

  李莱老(生卒年不详)字周隐,号秋崖。周密《浩然斋雅谈》卷下:“李秋崖莱老,与其兄篔房竞爽,号龟溪二隐。”《彊村丛书》本《龟溪二隐词》辑莱老词十七首。

  朱藻  

扁舟去作江南客,旅雁孤云。万里烟尘。回首中原泪满巾。

团扇风轻

  银筝初试合琵琶。

  障泥油壁人归后,满院花阴。楼影沉沉,中有伤春一片心。闲穿绿树寻梅子,斜日笼明。团扇风轻,一径杨花不避人。

微风细雨笼罩着烟气迷漾中的柳絮,点点团团坠落地上滚成琼玉般的香球。迢迢春日中微微东风啊不住地吹度。默默地把自己的一腔亡国愁恨,诉于滚滚滔滔波浪翻卷的东流。万里长江啊带着我这不尽的愁苦。

斜月笼明

  闲倚阑干无藉在,数尽归鸦。

  结末说“团扇风轻,一径杨花不避人。”团扇为女主人公手中所持物,此物传统运用中,积淀着孤寂无聊等固有的意义。如王昌龄《长信秋词》句,“且将团扇共徘徊。”这里的出现,它至少是女主人公无聊赖的小道具,时而下意识的轻摇,正远应着一个“闲”字,和透露着心中盘郁着千千结。人在烦恼、惆怅之中,而杨花却放肆地、亳不避人地飘落着洒满了小径,从而拿杨花的无情来反衬主人公心绪的不快,并俏然束住全词。“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韩愈《晚春》);“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杜甫《漫兴》),诗人们不痛快时,总爱拿杨花泄怨。此词于此轻斥杨花,沿袭旧有,并无新创,然而就此收束全篇,恰保持了通体失落意绪的贯注,且使伤春女子多了一层娇嗔斥物的天真可爱,增强了全词的形象性。(夏春豪)

7首经典《采桑子》词,品味诗意的忧伤!

满院花阴

  在情调的安排上,这首词前半阕近乎秾艳,后半阕则较为淡远,这都是由主题的表达所决定的。在上半阕中,词用“宝押”(押,镇帘之物)、“绣帘”描写豪华的居处,用“莺燕谁家”写优雅的环境,用“银筝初试合琵琶”写高雅的精神生活,用“柳色春罗裁袖小,双戴桃花”写精心的妆梳打扮。这样,越是把主人公的生活描写得荣耀富贵,便越突出了她心灵的唯一缺憾——爱人久旅不归。因此,她戴花必“双”,裁春衫一定要适时,这又都是她盼归心理的反映。而求侣觅双的莺燕却更叫她空添惆怅,那么“银筝”“琵琶”上的曲子,当然在诉说她的苦闷心思了。到了下半阕,作者有意改变了字面的色彩。在这里,“芳草天涯”是凄迷孤独的,“晚风杨柳绿交加”是淡寞晦暗的,“归鸦”是寂寞的,而“流水韶华”的感叹,“闲倚阑干”的情态,“数尽归鸦”的行为,又都是十分荒凉悲苦的。如果说,上半阕的艳丽是对主人公情绪的反衬的话,那么下半阕的暗淡,就正是主人公心理的真实写照了。

今朝报道天晴也,花已成尘。寄语花神,何似当初莫做春。

闲穿绿树寻梅子

  晚风杨柳绿交加。

6、《采桑子·年年才到花时候》

伤春一片景

  李莱老词作鉴赏

年年才到花时候,风雨成旬。不肯开晴,误却寻花陌上人。

玉人归后

  李莱老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闲穿绿树寻梅子,春风吹尽秋光照

上一篇:是一种原产于中国的植物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