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不知道柳直荀烈士是这里的人,李淑一同志把
分类:葡京-诗词歌赋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日前在发黄的故纸堆中,偶尔发现了李淑一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写给我的几封信札,使我追忆起了给毛主席诗词改注释的如烟往事。 毛主席的《蝶恋花·答李淑一》最初公开发表时为让读者加深理解,词末加了编者注:“这首词是毛泽东同志在1957年5月写给湖南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员李淑一同志的。词中‘柳’是指李淑一同志的爱人柳直荀烈士。他是毛泽东同志的老战友,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湖南省政府委员,湖南省农民协会秘书长,参加过南昌起义,1932年在湖北洪湖战役中牺牲。‘骄杨’是指杨开慧烈士。她在1930年红军退出长沙后,为反动派何键杀害,她是李淑一同志的好朋友。” 1963年,《毛主席诗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结集出版,《蝶恋花》收入该书时,标题由“赠李淑一”改为“答李淑一”,还在编者注末添加了两句:“1957年2月,李淑一同志把她写的一首纪念柳直荀同志的《蝶恋花》词,寄给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写了这首词答她。”当时我看了这个编者注后忽发奇想,决定写封信给李淑一,索要她寄给主席那首《蝶恋花》。信是寄给长沙十中的,很快转到了李淑一在北京的寓所,她在1964年3月12日给我写了回信。之后,我们又有过几封信件的往来,从中了解到主席当年写《蝶恋花》鲜为人知的故事。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李淑一于1964年3月12日致本文作者书信 1957年春节,李淑一给毛主席写了封贺年信。信中附上了她在1933年夏天写的一首《菩萨蛮》:“兰闺索寞翻身早,夜来触动离愁了。底事太难堪,惊侬晓梦残。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醒忆别伊时,满衫清泪滋!”信中还请求一阅主席早年赠给杨开慧的那首《虞美人》。当时主席正出访苏联,回国后见到李淑一的来信,很快回信说:“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罢。有《游仙》一首为赠。这种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内,别于古之游仙诗。但词里有之,如泳七夕之类。”接着,就写了这首着名的《蝶恋花》:“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李淑一本来想要的是一首旧词《虞美人》,却得到了一首新词《蝶恋花》,这让她感到异常欢喜和兴奋。 李淑一收到毛主席这首词后很是高兴,在给同学讲课时,就把这首词讲给同学们听。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的一位同学发现这首词后,就要求拿去发表,李淑一说:“这是私人唱和,如要公开发表,得经主席同意。”这位同学就给主席写信请求公开发表。后来主席亲自复信同意发表,只是把题目《游仙》改成了《赠李淑一》。于是这首词就在湖南师范学院院刊上发表了。接着,上海《文汇报》率先转载了这首词,很快《人民日报》、《诗刊》和全国各地报刊都相继发表了这首词。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李淑一来信的信封 据此,则前面所提到的《蝶恋花》词编者注的最后数语所云有误。据李淑一所述,这段话应该是主席添写的,因主席一时失误,把她的《菩萨蛮》词说成了《蝶恋花》。这在当时确实是个谜,不为外人所知。李淑一信中说:“不过,这首《菩萨蛮》确是主席写《蝶恋花》词的写作背景。譬如我说:‘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主席答:‘我失骄杨君失柳’,其意若曰:你失掉了柳直荀呀,我也失掉了杨开慧啊!你不知道他们上哪里去了吗?‘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杨柳的忠魂轻轻飘扬,直上九重霄去了。” 关于编者注的错误,李淑一在信中也提到,她“将请主席在再版时予以校正”。但因当时主席年事已高,为国操劳,日理万机,已无暇顾及一条“编者注”的琐事了。不久,《毛主席诗词》再版发行,编者注仍未作任何改动。于是,我作为知情者,在1964年9月间致函人民文学出版社建议修正。果然,出版社在1965年的新版《毛主席诗词》中将编者注的最后数语改成了:“1957年2月,李淑一同志把她写的一首纪念柳直荀同志的词,寄给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写了这首词答她。”这一改动,妙在省去了李淑一词的词牌名,既纠了错,又未表示前注有错,留给读者很多想象的空间。

《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这首词,是主席1957年在回复长沙旧友李淑一时写的,也...

        2018年2月24日下午,开着车,特意没走高速公路,而是选择318国道和省道,从湖北省监利县程集古镇出来,往公安县方向开过去。一路上,没想到歪打正着,一不小心经过了江陵县,脑海里立刻浮出的是那句诗“千里江陵一日还”。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蝶恋花·答李淑一》

        途中,过了一个镇子,我突然发现路的左边,有一个公园模样的建筑,减速行驶后一瞥,却惊见是“柳直荀烈士纪念园”!遂停下车来,嘴里立刻背出了毛主席的那首词“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之前我只知道有这首词,却不知道柳直荀烈士是这里的人。

  【注释】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车停路边,我在车里遥望,心里默默哀思。这时候,刚好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踩着一辆小三轮车,三轮车车斗里坐着她的小孙女,从纪念园门前经过。我举起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答李淑一〕这首词是作者写给当时的湖南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员李淑一的。词中的“柳”指李淑一的丈夫柳直荀烈士(一八九八——一九三二),湖南长沙人,作者早年的战友。一九二四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湖南省政府委员,湖南省农民协会秘书长,参加过南昌起义。一九三○年到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工作,曾任红军第二军团政治部主任、第三军政治部主任等职。一九三二年九月在湖北洪湖革命根据地被害。一九五七年二月,李淑一把她写的纪念柳直荀的一首《菩萨蛮》词寄给作者,作者写了这首词答她。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图片 4

  〔骄杨〕指作者的夫人杨开慧。杨开慧(一九○一——一九三○),湖南长沙人,一九二一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湘区委员会负责机要兼交通联络工作,后随作者去上海、武汉等地。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隐蔽在长沙板仓坚持地下工作。一九三○年十月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十一月牺牲。

这首词,是主席1957年在回复长沙旧友李淑一时写的,也是主席诗词作品中罕有的一篇悼念亡妻故友的佳作,既有缠绵悱恻的深情眷恋,又有伟岸雄奇的浪漫主义,实属佳作。

  〔飏(yáng扬)〕飘扬。

那么,这个让主席引发了如此真情的李淑一是谁?诗词中的“柳君”又是谁?

  〔重霄九〕九重霄,天的最高处。我国古代神话认为天有九重。

李淑一,1901年出生于湖南长沙一个书香门第,与杨开慧是中学同窗好友。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却不知道柳直荀烈士是这里的人,李淑一同志把

上一篇:  神州岂止千里恶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