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艺术的热爱,可是他是否很有耐性听取你的意
分类:葡京-励志美文

  亲爱的孩子:由于聪时常拘于自己的音乐主张,我很想知道他能否从那些有关他弹奏与演技的批评中得到好处?这些批评有时虽然严峻但却充满睿智。不知他是否肯花功夫仔细看看这类批评,并且跟你一起讨论③?你在艺术方面要求严格,意见中肯,我很放心,因为这样对他会有所帮助,可是他是否很有耐性听取你的意见?还有你父亲,他是艺术界极负盛名的老前辈,聪是否能够虚心聆教?聪还很年轻,对某些音乐家的作品,在艺术与学识方面都尚未成熟,就算对那些他自以为了解颇深的音乐家,例如莫扎特与舒伯特,他也可能犯了自以为是的毛病,沉溺于偏激而不尽合理的见解。我以为他很需要学习和听从朋友及前辈的卓越见解,从中汲取灵感与教益。你可否告诉我,他目前的爱好倾向于哪方面?假如他没有直接用语言表达清楚,你听了他的音乐也一定可以猜度出他在理智与感情方面的倾向。

在当前中国的音乐生活中,音乐批评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针对音乐批评实践中所出现的学理问题进行讨论就显得十分必要。作者在前人和他人理论反思的基础上,针对音乐批评的对象与定义、任务指向、特殊困难、标准与尺度、音乐批评家的资质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摘要]傅雷是个严厉、絮叨的父亲,和许多父亲一样。但他的睿智、广阔、深邃,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这是他作为父亲最重要的品质,也是《傅雷家书》的精华所在。 家书不同于一般的自述,它是私密的,不为发表而作,因此这种记录非常真实。1981年,为了纪念父母,傅聪、傅敏兄弟俩将留存下来的父母家书选编出一册,交给三联书店出版,于是《傅雷家书》得以面世。 随着家书的进一步发现和梳理,傅敏前后多次对此书进行增订。傅聪当年写给父母的信在傅雷夫妇逝世后丢失,多年后,其中一部分居然失而复得。但是,这些幸存的珍贵资料傅聪本人一直拒绝发表,直到最近几年,他才同意将自己当年写给父母的回信补入译林出版社出版的新版《傅雷家书》中。于是,我们终于看到了一来一往的家书,看到了傅雷最为珍视的“父子对谈”。有了这部更加完整的《傅雷家书》,傅雷的心路历程显得更清晰了。傅雷是个严厉、絮叨的父亲,和许多父亲一样。但他的睿智、广阔、深邃,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这是他作为父亲最重要的品质,也是《傅雷家书》的精华所在。从家书中对傅聪的音乐教育中可见一斑。图片 1=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傅雷家书》傅 雷 朱梅馥 傅 聪着 译林出版社 先为人,次为艺术家,再为音乐家,终为钢琴家。 傅雷虽非音乐演奏家,但对音乐有很深的造诣,同时,他对中国和西方的美术、艺术理论、文学、哲学均有专门研究,深厚的学养和出色的悟力,使傅雷在艺术上有不凡的见解,甚至已贯通了艺术和人生。他对傅聪的音乐教育,便是以其修养浸润和启发傅聪。 傅雷早就发现傅聪对音乐有特殊的敏感,在确认他对音乐有一份真挚的热爱后,才开始考虑让他专门学琴。他要求傅聪摈弃对名望的贪求,不可为名而学琴:“身外之名,只是为社会上一般人所追求、惊叹,对个人本身的渺小与伟大都没有相干。孔子说的‘富贵于我如浮云’,现代的‘名’也属于精神上的‘富贵’之列。”不以成名为务,才保证了音乐在傅聪的世界中是纯粹的。图片 2=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傅雷家书》 傅 雷 朱梅馥 傅 聪着 译林出版社 做出学琴的决定后,傅雷的教育也是非功利的,不是简单地向着“成功”,甚至不是向着钢琴家。早在傅聪出国前,傅雷就对他言明了教育的信条,就是那句着名的话:“先为人,次为艺术家,再为音乐家,终为钢琴家。”傅雷在给傅聪的信中常说:“我始终认为弄学问也好,弄艺术也好,顶要紧的是humain,要把一个‘人’尽量发展,没有成为某某家某某家之前,先要学做人;否则那种某某家无论如何高明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贡献。”傅雷后来自述:“我从来不许他选择弹琴作为终生事业,直到他十六岁,我对他的倾向与天分不再怀疑时才准许……我一直不断地给傅聪灌输淡于名利权势,不慕一切虚荣的思想。”可见其谨慎,且事先绝无让儿子以琴成名的期许和苛求,只是发现和尊重了傅聪的禀赋。 音乐从“做人”出发,最终又由音乐之境回归心性修养。 关于人的尽量发展,傅雷着重两个方面,一是人格,一是性灵。在人格上,傅雷在家书中时加道德修为的提醒:“我多少年来播的种子,必有一日在你身上开花结果——我指的是一个德艺兼备、人格卓越的艺术家!”在性灵上,傅雷有意识地引导傅聪接触古诗文,如两晋六朝的文章、杜甫的诗,并极力推荐王国维《人间词话》:“我个人认为中国有史以来,《人间词话》是最好的文学批评。开发性灵,此书等于一把金钥匙。”在父亲的影响下,傅聪酷爱古诗文,并在《人间词话》中收获了许多艺术的启发。他去波兰时随身携带了这些书,时常翻阅:“诗词常在手边,我越读越爱它们,也越爱自己的祖国,自己的民族。中国的文明,那种境界,我没法在其他欧洲的艺术里面找到。”修养心性,净化心灵,使自己保有一颗赤子之心,方能与音乐先贤的心灵相感通,体会作品的灵魂,并通过演奏传达给听众,使其动容。这是傅雷“先为人”的艺术教育思想的基本逻辑,从《傅雷家书》中可以看出他正是循着这条路径指引傅聪的艺术生涯。图片 3=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傅雷与傅聪在切磋琴艺 而涉及具体的演奏技法,傅雷因缺乏相关的经验,并不越俎代庖。但在某些力所能及的方面,他也尽量点拨。给人印象深刻的有下面几处:放松心态。傅聪在钢琴比赛之前的一段时间,难免有些紧张。傅雷的方式是很独特的,他认为克服心理紧张的时候,着力点不是在自己的内心,不是设想自己的强大,而是敞开心胸,持一种哲学的视野,看到个人一时成败之轻微。这是确有见地的,因为相对心理学的自我暗示,真正能坚实支撑起一个人的心理结构的,是他的世界观,是需要跳出小我的纠结,在更广大的坐标系中反观自身。傅雷多次提醒傅聪默想杜甫的诗句“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即是帮助他将目光放远,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培养一种形而上意义的艺术自信心。 节制情感。傅聪曾因为一位俄国钢琴家的精湛演奏兴奋得失眠。傅雷读了这封信,立即提醒傅聪不要因此强化了自己演奏时过分运用感情的倾向。傅雷认为这种纵容会耗费精力:“练琴一定要节制感情,你既然自知责任重大,就应当竭力爱惜精神。”它无益于艺术,相反,能否节制感情关乎艺术乃至人生的境界:“中国哲学的思想,佛教的思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假如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使他们如醉如狂,哭笑无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图片 4=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傅雷墨迹 为艺术的技巧。傅雷与傅聪谈到演奏,技巧是最主要的话题。限于条件,傅聪幼时没能得到充分的基本功训练,在波兰学习时,傅聪经常苦于根基的不足,甚至需要在技巧上推翻重来。因此,父子书信往来中关于技巧以及如何训练技巧的讨论特别多。但深谙艺术之道的傅雷自然不会落入技巧的窠臼,他在鼓励儿子提升技巧的同时,也经常和他一起反思艺术与技巧的关系:“凡是一天到晚闹技巧的,就是艺术工匠而不是艺术家。一个人跳不过这一关,一辈子也休想梦见艺术!艺术是目的,技巧是手段:老是只注意手段的人,必然会忘了他的目的。” 正视音乐。这一层最能体现傅雷作为通学之士的洞见。傅雷热爱音乐,对音乐有极佳的欣赏力,让两个儿子都学习音乐,但他并不视音乐为至高无上者,而是能看到它的局限。许多人,不论能否欣赏音乐,不论是否感受到音乐的“至高无上”,均迫不及待地要尊奉音乐为至高无上的艺术。实际上音乐也有其界限,有其缺陷。傅雷认为音乐诉诸对感官的刺激,耗费精神:“单靠音乐来培养音乐是有很大弊害的。”“音乐太刺激神经。”要补救音乐之偏弊,需要别种艺术尤其是造型艺术的中和,以及大自然的滋养:“多和大自然与造型艺术接触,无形中能使人恬静旷达,维持精神与心理的健康。”傅聪成为闻名世界的钢琴家后,傅雷的信中多次重复这些苦口婆心的劝勉,可见他对音乐的清醒认知,更可见他对傅聪心性修养的重视。 傅雷对傅聪的教育,除了音乐艺术方面,还有生活智慧方面。然而,正如前文中明显可见的,他的音乐教育是与人生哲学,尤其是中国传统人生哲学相通的。音乐从“做人”出发,以哲学的心胸平衡心态、斟酌情感,以“赤子之心”的真诚体悟音乐的境界,训练技巧以达成这种境界,最终又由音乐之境回归心性修养——音乐的目的是人,音乐又回到了“先为人”,这始终是傅雷音乐教育的核心。

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在中国的早期传播,都极为深刻地影响着中国音乐、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音乐和左翼音乐的发展历程和本体面貌。特别是其中对于人类文学艺术发展规律的阐发以及世界文艺成果的若干深刻论述和精辟见解,关于唯物史观与思想文化之辩证关系、文学艺术的阶级属性及其在社会变革中的武器功能的独到阐发,深刻地影响了中共早期领导人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的形成,同样也深刻地影响了左翼文艺思潮。文章最后强调,由于左翼音乐运动的兴起和蓬勃发展,造就了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第一支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文艺观指导自身音乐创作实践和理论批评活动的革命音乐队伍,创造了丰硕的理论与实践成果和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对此后的中国新音乐文化建设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亲爱的孩子:聪上次的巡回演奏使他在音乐事业中向前迈了一大步,你一定跟我们一样高兴。并非每一个音乐家,甚至杰出的音乐家,都能进入这样一个理想的精神境界,这样浑然忘我,感到与现实世界既遥远又接近。这不仅要靠高尚的品格,对艺术的热爱,对人类的无限同情,也有赖于艺术家的个性与气质,这种“心灵的境界”绝不神秘,再没有什么比西方的神秘主义与中国的心理状态更格格不入了(我说中国是指中国的优秀分子)。这无非是一种启蒙人文思想的升华,我很高兴聪在道德演变的过程中从未停止进步。人在某一段时间内滞留不进,就表示活力已经耗尽,而假如人自溺于此,那么他的艺术生命也就日暮途穷了。

音乐批评/音乐美学/音乐学学科理论/作曲家/作品/音乐表演

文艺;马克思主义;文学艺术;音乐界;中国共产党;革命;成果;论述;影响;音乐家

杨燕迪,男,文学博士,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上海 200031)。

《音乐研究》2016年第6期发表居其宏文章《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在中国乐坛的莺声初啼》。文章指出,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呼啸而至。在音乐艺术领域,是一个以“启蒙”“美育”为宗旨,以“中西合璧、兼收并蓄”为路径的年代,它的直接结果,则是“学堂乐歌”的遍地开花和专业音乐创作的崭露头角,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国音乐艺术,由此完成了从传统型向现代型的战略性转变。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在中国的早期传播,都极为深刻地影响着中国音乐、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音乐和左翼音乐的发展历程和本体面貌。

中图分类号:J60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72104—0052—10

文章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分析了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在我国乐坛所产生的重要影响: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对艺术的热爱,可是他是否很有耐性听取你的意

上一篇:特别在空间艺术中,那就是丁寺钟在水彩艺术上 下一篇:系统思考正反馈之比尔盖茨的正反馈理论葡京游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