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没有准备卫生棉,我趁坐在前面的同学站起来
分类:葡京-儿童文学

  今天在学校上拉丁语课时发生了一件事,值得在这里提一提。

  今天,爸爸妈妈和阿达回来了,大家脾气都很坏。

图片 1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当下心想。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10万,鬼才信。转身就走。忽然,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 一个说: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南高中。听说那里闹鬼,很凶的。 一个说: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吗? 一个回答:有,据说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个再问:只是什么? 那一个回答:只是,据说,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听说,很多人失踪了。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只会说:鬼,鬼,不要过来于是,这就传开了。这么几年,都没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个尖叫道: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我从小就被人夸胆大。听到这样的事情,加上丰厚的奖金。不由地跃跃欲试。 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一个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 他说:关于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 我回答:听说了。那么,真有鬼吗?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阴阴的。说道: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她叫伏清。这是她的地址。还有,如果,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清秀且苍白。 只是,她是个瞎子。我不由地叹息。 问道:真的有鬼吗?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只是 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因为,我感觉到了很多的 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忽然将话刹住。没有再说下去。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王校长。他向我点点头。坐了下来。 他说:我来看看伏老师。 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一个劲的摇着头。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但是,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 临走之前,我再回过头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她低下了头。象是很难过的样子。 下午三点,我站在了王校长的办公室。 他向我宣读老师的规则:每天下午七点到凌晨二点上课。只要在这段时间里在教室里。其他的,随我自己安排。 在这段鬼时间里上课。吓都会吓死。还不定是给人上课呢。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个冷战。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头。 跟我一起应试的还有五个人。我们一行六个人被带进了校园。 大大的校园一片荒芜的景象,一点都没有生机。 我们走进各自的教室。 这时已经七点钟了。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来。教室中只开着一盏昏黄的灯。学生们静静的在下面看书。不懂的互相的询问着。我这才明白没有老师他们是怎么学习的。 十分的满意,我开始点名。 张若水。 到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低着头。 他是这个班的班长。 秋芳。 到。一个美丽的女孩站了起来。这班同学中我就觉得她最正常了。 一个个的同学站起来应到。 到了最后一个。 王剑。 没有人回答我。四下一片安静,然后,秋芳站了起来。 说道:老师,王剑他可能没有来。 我开始上课。这一晚上课时间过的非常的快。马上,就到了下课的时间。 凌晨二点。 学生们默默的收拾好书包。慢慢的走了出去。我心中疑云密布。这么晚了。他们回哪呢? 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见他们走进校园北面的一座寝室一样的大楼。我还想再跟上去。被一个人拦住了。 张若水。他低着头。我只看见他惨白的脸颊。 他慢慢的说:老师,在这里,好奇心不要太强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这个学校,处处透露着诡异,恐怖压抑着我。 好象一团乱麻。 我回到了教师休息室。这里有着一套套很周全的设施。我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没有关灯。便慢慢的陷入梦乡。 在梦境之中,恍惚有着一个很重的东西压着我。不能够呼吸。又睁不开双眼。 我使劲的用力挣扎着。 最后,猛地醒过来。四周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到处一片黑暗。 我静静的坐在床上。忽然,好象有一样东西碰到了我的脖子。那是一样冰凉的僵硬的东西。象是,死人的手。马上又缩了回去。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然后,久久的都没有动静。我又慢慢的睡了过去。 次日起来。已是中午了。出去遇到了另外的几位老师。 我数了一数。除我之外,只有四个。 我清楚的记得,进来的时候,是有着六位老师的。 其他的老师也发现了这点。脸色马上都变的煞白。这时,王校长走了进来。他象是知道我们的心思一样的。 阴阴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每次进来的老师,都只能够出去一个。其他的,都会失踪。你们,好自为知吧。 三个月。漫长的三个月。都会呆在这个鬼地方。而且,还会面临着失踪。 那四个老师面面相视。最后,不约而同的向校门方向跑去。 我没有跑。站在楼上看着他们。看见他们没有打开校门。惊恐绝望的在门边敲打着。 这个恐怖的校园,已经成了一个牢笼。囚徒就是我们。 本是正午大太阳的天气。忽然,乌云密步。天又黑暗了下来。我慢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四下又是一片黑暗。 这个学校,仿佛和黑暗有着很深的关系,自始到终都在黑暗中间。 然后,我听见了打斗的声音。是那四个老师。他们相信始终能够出去一个。于是,愚蠢的希望倒下的是别人。 他们边打边边进入了我所在的房间。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静静的数着进来的人数。 一,二,三,四,五。 心慢慢的下沉。这次,进来的人中间。脚步声有五人。但是呼吸却只有着四人。 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 在一片黑暗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个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的时候,被其他的人抓住。那就意味着死。 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屏住呼吸,尽量使自己一动不动。 耳边先是安静着。忽然,从我的左边,传出了一声惨叫。一个躯体倒下的声音。 还有四种脚步声,三种呼吸声。 渐渐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耳边慢慢的只剩下二种脚步声。一种呼吸声的时候,我被一双冰冷僵硬的手拉住了。就是昨晚的那双。 刹那,恐惧,绝望抓紧了我的喉咙。但是,我始终,没有出声。也尽量的屏住了呼吸。 许久,那双手放开了我。我晕了过去。 老师,老师,你醒醒。 我被一阵摇晃晃醒。周围围满了我的学生。秋芳关切的看着我。 我还是在那个沙发上。四下有了一点点的灯光。奇怪的是。地上没有死去的老师的尸体,没有血迹,什么都没有。就象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我做了个梦一样的。 看看表。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和昨天一样的我上了课。 再睡了一觉起来。心里想,已经是第三天了。

很年多后,初见黄岩的情景在季风脑中依旧清晰可见,甚至季风以为那只是自己儿时看过的某部言情剧的开场,但场景中人物朴素的衣着,熟悉的口音却让她不得不相信那天下午真的存在!

  和我同桌的莱佐从他叔叔的商店里拿来一些粘鞋用的胶,我趁坐在前面的同学站起来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把这团胶悄悄地放在他的椅子上。这个同学名叫马里奥·贝蒂,我们叫他小脏鬼。因为他穿的那套英国式的衣服虽然很体面,可脖子和耳朵都很脏,好像一个化了装的清道夫一样。

  我申辩也没有用,反正大家的火都朝我身上撒,翻来覆去地说我是一个坏东西,是一个不肯悔改的坏孩子,好事儿到我这儿就变成了坏事。

图片来自网络

那年夏天,季风考上了县城里最好的中学,叔叔送她报名以后就离开了。季风感谢叔叔的离开,因为自己初潮来了,但没有准备卫生棉,她想去买卫生棉!结果找不到学校的小卖部,所以只好溜出校门上街去!买好卫生棉,还没来的及进厕所,就发现自己裤子上已经沾满了血,于是不得不跑回宿舍,换上了干净的长裤!趁着舍友去参加开学大扫除没有,赶紧洗裤子!因此,季风华丽丽地错过了和同学们第一次见面的大好机会!等晚饭以后跟舍友一起进教室,才发现大家下午已经占领好了座位,下午缺席的自己别说座位,连个椅子都没有!同学们三三两两已经有些熟了,坐在座位上谈笑风生!

  马里奥·贝蒂坐下了。开始他什么也没发觉,但过了一会儿,可能是椅子上的胶化了,粘住了他的裤子,他感到难受,便嘟囔起来,显得很不安。

  因为稻草人的事,爸爸训了我一个多小时,他说,这种事只有我这样没有头脑、没有心肝的无赖才干得出来。

我叫廖星辰,妈妈叫我星宝,我还有个哥哥叫廖大海,也在这所学校。今天是我上学的第一天。

我坐哪里?我是不是被老师说了?季风心里彷徨,却不得不假装镇定!

  老师发现了。于是在“肌肉”和小脏鬼之间展开了一场好戏:

  这也是老生常谈,我倒希望他能说出点新鲜的话来。老是说我是没有心肝、没有头脑的无赖,难道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要说学校给我的印象嘛,应该是——热闹。

“黄静,这座位怎么排的?”季风问自己的上铺。

  “贝蒂!什么事?你在干什么?”

  今天注定是我该受封的日子,他们封我一个不幸的外号——捣蛋鬼。所有的人都这么叫我,故意这么叫,因为他们都讨厌我。而且倒霉的事也是接踵而来,就像樱桃一样都连在一起。所不同的是樱桃受到人们的欢迎。依我说,倒霉的事最好一件一件来,否则我可受不了。

一大早,我就起床了,穿上我最最漂亮的公主裙,再让妈妈给我梳一个仙女头,带上皇冠,拿上手杖,我们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我们下午就坐好了,你自己找位置去吧!”黄静说完就和新同桌聊天去了!留下季风尴尬地站在一边,站了一分钟,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走出教室,看了看天,灰蒙蒙的,闷得透不过气来。心想,快下雨了吧?我可没带伞!

  “我这儿……”

  爸爸为我吓唬维基妮娅的事把我好好训了一顿。话还没训完,亲爱的校长先生又寄来了一封信,信里详细地讲述了我在学校里搞恶作剧的事,而且把其中的一件事说得特别严重,我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学校门口好多人,背着书包的都进去了,没背书包的都站在红线外面,有几个没背书包的也想往校门里冲,都被校门口的保安爷爷给轰回去了。然后,就见他们把一个水壶或是一本书塞到保安爷爷的手里,还不住地谢谢他。

“这位同学,上晚自习了,快进教室吧!”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不要说话!”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还没见过新同学,可很快我就认出好几个。一个是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小,另一个是因为,他们正在和我做着同一件事——拍照。

“老师,我没有座位了。”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没有准备卫生棉,我趁坐在前面的同学站起来

上一篇:它也向左……,没有地方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