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上面长满了短短的青草,我说你这个人不正常
分类:葡京-儿童文学

  可没工夫猜想了──他的敌人已经在街上奔。  

  所谓“伟大的木姆里克”,名字虽庄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一样小东西──一块小石头,样子很古怪,是本卡在什么地方找到的。一点也不用想象,这小石头就会使人想到一个小老头,一个沉思着的小老头,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肚脐,象个菩萨。  

……  

  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扔下手里的铲子,向卡莱扑过来。埃娃-洛塔用手帕小心地擦干净盒子,安德尔斯拿出他挂在胸前的钥匙。他们觉得盒子轻得出奇。万一红玫瑰的人弄到钥匙,偷走他们一部分宝贝呢?为了检查一下,他们打开了盒子。  

  门儿叽叽嘎嘎响,
  这可实在不象样。  

  “好样儿的,我赞赏你的勇敢!”卡莱讲完以后,安德尔斯叫道。  

  白玫瑰首领竟能利用机会给自己的伙伴留下这简单明了的通知。  

  “埃娃-洛塔,请你不要夸大其辞,”安德尔斯替卡莱说话,“你难道忘了六月初那个星期天吗?那天卡莱整整一天没在梨树底下躺过,也整整一天没当过侦探!好,那天强盗和杀人犯便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起来了。”  

  “你们等着吧!”埃娃-洛塔说。  

  “去拿‘伟大的木姆里克’。”埃娃-洛塔噘着嘴回答。  

  “卡莱?怎么搞的,他刚才还在这里。他打窗口跳出去了。”弗雷德里克说,狡猾地微微一笑。  

  可卡莱并不觉得她这话怎么滑稽。他很快地爬上去了。埃娃-洛塔走到那危险地点也很一本正经。  

  “真的。可你得答应过一个月还,”埃娃-洛塔说,“而且你要还的不是二十五个欧尔,而是五十个欧尔。”  

  白玫瑰和红玫瑰全体骑士们聚在顶楼上,红玫瑰骑士们刚上完了黑话的第一课。白玫瑰的人经过很好的考虑,明白了把这种话的秘密教给红玫瑰方面是他们的公民义务。在学校里老师们经常教导说,学习语言有多么重要。他们说得多对呀!在“庄园”里那会儿,安德尔斯、卡莱和埃娃-洛塔要是不懂黑话,他们可怎么办呢?卡莱对这个问题想了好几天,最后他对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说:“咱们不能让红玫瑰方面这样没有知识。万一有一天碰到杀人凶手,他们会倒大霉的!”  

  “现在也看得见。”西克斯滕说。  

  可红玫瑰他们没听见。他们已经跑远了。  

  “咱们得想出个主意来!”卡莱斩钉截铁地说,同时尽可能趴得舒服点。  

  “噢,你住上一个星期就要发疯了,”卡莱说,“我是说你要变得比现在还怪,就跟那格伦老头一样。”  

  白玫瑰方面于是在他们的顶楼上开课教黑话。  

  埃娃-洛塔说了。她在离开近一百米的地方看到了格伦老头的背影。  

  “红玫瑰他们还想夺回‘伟大的木姆里克’,哈哈!”  

  红玫瑰方面的人马上说这块小石头是神圣的护身符,在它上面添上许多异常珍贵的意义。这自然就足够使白玫瑰方面认为,他们的神圣任务就是设法夺取它。为了这“伟大的木姆里克”进行过多少次激战啊!他们把这么一块小石头看得这么重要,也许叫人奇怪。可红玫瑰方面的人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伟大的木姆里克”看得有如──比方说吧──苏格兰人看待他们的加冕石一样重要呢?在这宝贵的护身符被白玫瑰方面狡猾地夺走之后,红玫瑰方面又为什么不可以心焦如焚,有如苏格兰人在英格兰人把他们的加冕石放在威斯特教堂里之后那样呢?  

  假想谈话对手在后面又难过而又害怕地看着他。  

  两分钟以后,本卡已经到了西克斯滕那里,他正坐在家里同荣特一起下棋。再过两分钟,他们已经到了埃娃-洛塔那里,她正同卡莱和安德尔斯一起坐在顶楼上读《有趣的图画》,听着屋顶上的雨声。再过两分钟,他们全到了警察局。可是再过十分钟,这群浑身湿透的小伙伴才能向比耶尔克叔叔和侦缉长说明出了什么事情。  

  “我在外面的梯子上。我和卡莱爬梯子。是星期一晚上十点钟。”  

  正当卡莱象只被追赶的兔子一样一下子冲进穿堂的时候,女主人吓了一大跳,一侧身让他跑掉了。可跟着来的西克斯滕、本卡和荣特三人一股脑儿全直接落到她张开的怀抱里。卡尔松太太紧紧地抱住他们,用上等兵的低音嗓子大叫:“是你们在这儿捣蛋啊,小讨厌鬼!居然在我的院子里捣蛋!哼,太过份了!天啊,太过份了!”  

  高贵的白玫瑰骑士不想破坏别人的财产,卡莱完全知道必须赔偿损失。  

  “没有人走得象这个格伦那么怪的。”安德尔斯说。  

  “好极了,”克拉斯大哥说。“你们站着别动,你把手伸过来把纸给我。”  

  面包师傅利桑德尔到阳台上来。他脑门上布着平时没有的皱纹。他已经深深地为自己的宝贝独生女儿难过,而现在还要让警察们用问题来折磨她。  

  可这时候逃走要紧,因为胡同另一头传来了越来越响的声音。红玫瑰那些人终于醒悟过来,急着来报仇了。  

  “快点,我来不及了。”卡莱急不可待地悄悄说。  

  “说得一点不错,拿红玫瑰那帮人做煎肉饼!”安德尔斯兴高采烈地叫起来,“红玫瑰他们又向咱们宣战了。刚派本卡送来宣战书。喏,念一下吧!”  

  侦缉长用放大镜仔细看了信封。很明显,“t”这个字母在打字机上有点磨损:在每一个“t”字母上他都看到一点小缺口。  

  埃娃-洛塔和卡莱点头赞成。这件事自然要西克斯滕睡着了,然后钻到他的房间里去干,──他们又将得到一分!  

  “你好,卡莱,”弗雷德里克有气无力地说,“你瞧,我病倒了。我很不好。大概很快就要上另一个世界去了。你不妨听听我的肚子里是怎样咕噜咕噜响的!”  

  “得了,谁高兴管那么多,”西克斯滕叫道,“门开着,就这么回事。”  

  “好,这么说,他们上‘高草原’去了,”安德尔斯念完了信,得出结论说。“前进,去战斗,胜利属于咱们!”

  卡莱·布吕姆克维斯特忽然发起火来。  

  这一天埃娃-洛塔再也没玩。

  “你好啊,西克斯滕,还有你,小荣特,”弗雷德里克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你们只要听听我的肚子里怎样咕噜咕噜地响就知道了!我不行啦……”  

  又一阵大笑使俘虏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有人!正当他们下定决心爬上了桥栏杆,并且确实有一种舒服的心往下沉的感觉时,桥那头出现了格伦老头,一瘸一瘸地走着。是格伦老头,谁去理他!  

  “算了吧,我的天,”警察比耶尔克回答说,“我干吗做这么危险的事啊?在警察局里太太平平地工作,更配我这种老年人的口味。”  

  侦缉长拿起第三个小面包说:“坦白地说,我很怀疑这小姑娘──她好象叫埃娃-洛塔吧──会告诉咱们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告诉我们的话未必能使咱们的破案工作有什么大进展。孩子们不会作实事求是的观察。他们想象力太丰富了一些。”  

  他们想也不想就向窗口扑过去──一人扑一个。不是说了吗──每一秒钟都是宝贵的!  

  他蹲下来,把撕下的那片壁纸塞到门底下。  

  “您好,比耶尔克叔叔!”埃娃-洛塔叫他。  

  “到大地的高空去找吧,”他庄严地宣布,“让天上的鸟给你们指路!你们可以问问乌鸦有没有见过你们尊敬的‘伟大的木姆里克’!”  

  他跑进汽车房把枪拿来。  

  “不,你们还是上我这儿来,”弗雷德里克用微弱的声音叫道,“上我这儿来听听我的肚子里怎样咕噜咕噜响。”  

  “他在顶楼上。”西克斯滕悄悄说。  

  “我根本不是每天瞪起眼睛躺着。”卡莱气虎虎地顶了她一句。  

  侦缉长要知道手枪如今在哪儿。  

  编辑很喜欢这样的开头。接下来他大书特书埃娃-洛塔何等聪明,对凶手作了何等详尽的描绘。当然,他没有直接写出“凶手”这个字眼,而写作“一个看来对秘密的谜底心中有数的人”。他还引用埃娃-洛塔的话,说她只要再碰见这个人就能把他认出来,还着重指出,小埃娃-洛塔·利桑德尔最后可能使没有人性的罪犯受到应得的惩罚。  

  接着本卡给推进医生的汽车──为什么,唉,为什么他早没注意到这汽车呢!西克斯滕和荣特看着他进汽车,感到他极其可怜。  

  卡莱和埃娃-洛塔从反锁着的门里面大声叫着安慰他。  

  “可人们为什么这样傻,要去向放高利贷的借钱呢?”卡莱很奇怪。“难道就没人肯借钱来买冰淇淋了吗?”  

  卡莱向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跑去,晒黑的光脚雄赳赳地踩着花园的小径。假想的谈话对手不见了。他悄悄地、不知不觉地不见了,就象被夏天的微风吹走了似的。

  “还用问,”埃娃-洛塔用嘲笑的口气说道,“你是说看到水塔了。而且你很高兴,对吗?”  

  “好,咱们明儿见。”她说。接着她想到一件事情,高兴地笑起来。  

  “白玫瑰得分。”卡莱说。  

  “亲卡莱,好卡莱,”埃娃-洛塔紧接着说,“你每天在这棵树底下瞪起眼睛躺着,会长出褥疮来的。”  

  侦缉长沉默了一下,说:“您的女佣人告诉我们,说您不久前刮了小胡子。说得准确点──就在谋杀案发生的第二天。这件事您怎么解释呢?”  

  西克斯滕一听卡莱的话,他的脸马上亮堂了。  

  气坏了的西克斯滕用尽力气向微笑着的敌人的脸上泼水。卡莱无所谓地擦着水说:“水多暖和啊!很好!你们在那里多游游,锻炼锻炼身体吧!”  

  “你们的脑袋,用盘子盛着来!”埃娃-洛塔大叫。  

  那一回,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承认他是位真正的内行侦探。可他们如今逗弄他,好象这件事从来就没有过!好象天底下根本没有犯罪分子,而对这种人稍微大意就要出事的!好象他是个充满幻想的怪人,天知道他脑子里在空想些什么!  

  追捕的人越来越近。他们非常坚定可是小心翼翼。他们显然猜到他拿着枪,因此躲到矮树丛和石头后面,迂回前进。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等一等,”侦缉长说,“离得那么远,你怎么认出是格伦呢?”  

  手电筒微弱地照亮了司令部,墙边堆满了各种废物。在这背景前面,白玫瑰这三个人盘腿坐着,谈卡莱出奇地遇救的故事。  

  可这样愚蠢地被捉住──真是太岂有此理了!而且这给了红玫瑰方面巨大的、真正是绝对的优势,再加上他们如今还俘虏了白玫瑰的首领。连“伟大的木姆里克”在白玫瑰军手里也不能补偿这一失败。  

  “纸还有什么死的活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卡莱问他。  

  可这是什么──在口袋里面还有一样东西。是张纸……埃娃-洛塔把它掏出看看。纸的上端写着:“借据”。埃娃-洛塔叫起来。  

  侦缉长没孩子。他为这件事现在心里谢谢老天爷。  

  福尔斯贝格转过身子来,笔直看着他儿子激昂的脸。  

  这时候从三个喉咙发出来的很响的一阵讥笑声,把“高草原”的沉寂打破了。  

  “噢,这当然是不行的,”没心肝的埃娃-洛塔也高兴地逗弄卡莱说,“得用两只眼睛盯住他们,就跟盯住小娃娃那样。”  

  可克拉斯大哥继续愚蠢和顽固地硬顶。  

  他们在堆满废物但是舒服的顶楼上吃着糖,定着计划,一直待到晚上。朋友们预先体会着又一次战胜红玫瑰的胜利心情。玫瑰战争多么好啊!最后他们离开司令部。正象安德尔斯说的,得“先摸摸情况”。也许能碰上什么好机会。不巧,就会引起红玫瑰方面的小冲突。他们顺着绳子下来,埃娃-洛塔心不在焉地说道:“不错不错,快活的儿童游戏,天真快活的儿……”  

  “你们不过想什么?”卡尔松太太怒吼。“你们在我院子里想干什么,啊?”  

  他试试看轻轻地搔安德尔斯的膈肢窝。结果超过他的一切预料。安德尔斯象河马一样哼哼,弯起了腰。  

  “埃娃-洛塔,我有时候觉得你还是更象个女人一点好。”警察比耶尔克说,关心地看着这个又黑又瘦、象个男孩子一样野的小姑娘。  

  “‘伟大的木姆里克’……”警察比耶尔克慢腾腾地回答说,“‘伟大的木姆里克’不在这儿。”  

  “你怎么,不知道这是犯罪案件吗?”他叫道,“难道你没想到这会对我的女儿带来危险吗?”  

  安德尔斯觉得他的建议很可行。要欺骗红玫瑰的人时,什么想法都是好的!一到下一个墙角,安德尔斯和埃娃-洛塔一转眼跑进了黑暗的门洞,躲在那里,一声不响,屏住了气。  

  “坚持住,别泄气!”卡莱大叫。  

  严格地说来,这小城说不上特别漂亮,可它出奇地安静和舒服。它有它自己的一种可爱处,至少是在这样的六月晴天里,所有的园子盛开着玫瑰、紫罗兰和芍药,小街的菩提树静静地俯视着似乎在沉思的慢慢流淌的河水。  

  “现在他已经给逮住了,他的签名写得漂亮不漂亮反正都一样。”  

  白玫瑰骑士们在伙伴处于警察盘问和其他考验的困难时刻,是不会把她丢下不管的。就象面包师傅一样,卡莱和安德尔斯也希望询问埃娃-洛塔时在场。不过为了预防万一,宁愿不先征求同意。  

  卡莱打大柜里出来。他高兴得蹦蹦跳跳,跑到一个窗口旁边,把头伸出去。  

  红玫瑰军早晨极其仔细地观察了整座房子,却没注意到有顶楼。这也不奇怪,不知道有通顶楼楼梯的人完全可能不注意墙上那扇小门,它也糊着跟整座房子同样的壁纸。  

  给自称白玫瑰军的匪帮的傻瓜头目。  

  “没有这个,我冒的险也够多了,”大侦探回答说,“只要您,年轻人,知道玫瑰战争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你在那儿看见什么人了吗?”侦缉长弄懂了“伟大的木姆里克”的意思以后问。  

  “我……我不过想看看,也许你在病人家里……”本卡吞吞吐吐地说。  

  “你不是想读一读怎么爬墙吧?”  

  埃娃-洛塔尽管拼命吃面包,可还是瘦得象火柴杆,钻过这道窄缝一点不费劲

  “Hoh-ong-mom-ei-gog-ui wow-an-sos-ui(红玫瑰万岁),”西克斯滕没把握地说。“学会了以后,这种话多简单啊!”  

  “她这就来了,”面包师傅说了一声,“我可以在场吗?”  

  “你来找我吗?”他问。  

  “跳下去准摔个粉身碎骨,”她说,“可怎么办呢?”  

  “你说什么?”面包师傅把眼睛从面包刀上抬起来。  

  卡莱有所指地看看自己的假象谈话对手。他现在该明白,不当大侦探也可以冒险了吧?卡莱悄悄地跟讨人喜欢的年轻人挥手告别,这年轻人如今比任何时候更赞美地看看他。  

  “我不记得了。”埃娃-洛塔最后说。  

  卡莱跟弗雷德里克告别以后,兴高采烈地向埃娃-洛塔那儿跑去。早先已经讲过,她的园子里有个面包房,面包师傅利桑德尔每天在那里烤城里人喜欢吃的各种大小面包。著名的白玫瑰司令部就在面包师傅的顶楼上。要上顶楼得爬从顶楼大窗子上垂下来的一根绳子。当然,还有楼梯可以上顶楼。可正规的白玫瑰骑士怎么会用这种庸俗的办法上楼呢?忠于自己职责的卡莱当然爬绳子。窗口马上伸出了两个脑袋。  

  “很清楚,既然写的是‘荣特’,就不可能是在本卡家里。”埃娃-洛塔说。  

  “去年夏天咱们捉住那三个匪徒的时候,你们可没这么挖苦过我,”他忿忿不平地吐了一口口水,“那时候大侦探布吕姆克维斯特大概是好的吧!”  

  “年轻人,”他说,“您慌话怎么说得不觉厌烦啊!”  

  “现在只差找到这个卡莱,”他说,“让他证实一下埃娃-洛塔说的话。在哪儿能够找到他呢?”  

  在格伦老头屋后的黑胡同里,三位白玫瑰骑士又合在一起了。他们紧紧地相互握手。司令说:“我称赞你们的忘我精神,小鹰们!”  

  “得从存钱罐里弄出钱来给荣特买个新灯泡。”他后悔地说。  

  “那太好了!”安德尔斯说。  

  离这儿不远,在浓密的矮树丛后面藏着一个湖,尽管是在这夏天的干旱时期,它还是充满泥水。克拉斯大哥知道这个湖,因为他常到这一带来。现在他跑到那儿,把他的手枪扔到湖里粘糊糊的水藻底下。杀人凶器不能落到警察手里,不能让它成为对自己不利的罪证。  

  侦缉长继续问:“这个男人什么样子?你记得的都说出来吧!说出所有的细节。”  

  她忠实的战友站起来也要走。  

  因为西克斯滕的妈妈就在做红玫瑰司令部的汽车房前面晾衣服,西克斯滕于是决定,用荣特在“骗子岗”的顶楼小房间来逼供再合适也没有了。  

  街上传来口哨声。是白玫瑰司令安德尔斯侦察回来了。  

  年轻人不以为然地笑起来。  

  侦缉长,警察比耶尔克和一位探员坐在阳台上等着。  

  卡莱知道又进了死胡同,可是已经晚了。这条胡同通到河边,他早该想起这一点。当然可以跳下水游到对岸,可这一来由于衣服湿了,回家准挨大骂一顿。无论如何得先想别的法子。  

  卡莱和埃娃-洛塔不顾性命地在屋顶上跑起来。得在红玫瑰他们赶到之前下去躲起来。他们跑得很稳,轻松利索,他们野性和自由的生活使他们十三岁的身体练就了这种轻松利索劲儿。  

  安德尔斯和卡莱都不懂放高利贷是什么意思,埃娃-洛塔给他们解释。  

  “不对,我看也不是这里。”安德尔斯说。  

  “在这儿。”从阳台顶上的平台上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侦缉长非常奇怪,抬起眼睛,看栏杆上面露出两个脑袋──一个淡黄头发,一个深色头发。  

  西克斯滕和荣特冲进弗雷德里克的家。可卡莱在哪儿?  

  “等一等……”埃娃-洛塔说着担心地回头看,“他们好象在‘庄园’里。”  

  “本格特松先生和利桑德尔小姐那样忽视咱们社会的犯罪行为,这实在是令人遗憾,”布吕姆克维斯特严肃地看着谈话对手的眼睛,使他相信。“只要有一丁点儿的平静,他们马上就会丧失一切警惕。他们不知道这种平静是多么靠不住。”  

  白玫瑰骑士们气得直喘气。矮树丛后面传来兴高采烈的哈哈笑声,出现了西克斯滕、本卡和荣特。  

  埃娃-洛塔忸怩不安地缩起身子。  

  “这么说,都对付过去了!”安德尔斯高兴地欢迎他。  

  可是荣特家很热闹。顶楼小房间点着灯,开着的窗子传出来孩子的响亮说话声。卡莱和埃娃-洛塔很满意地注意到里面盘问得正起劲。那里准是动人的戏剧场面。卡莱和埃娃-洛塔拿定主意到格伦老头屋顶的池座前排去看戏。  

  她得磨利的所谓短剑,其实只是面包师傅的面包刀,不过反正也是把刀!埃娃-洛塔答应过她爸爸在出去以前先帮他摇磨刀石磨刀。站在烈日底下转动沉重的磨刀石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她想象着这是在磨对付红玫瑰他们的武器,马上就觉得轻松多了。  

  “不对,好象也不是这里!”他说。  

  “‘美丽的小埃娃-洛塔今天无忧无虑地在她父母的园中花丛里游戏!’他们怎么会让这种胡话登在报上的?”  

  “还是把你的橡木脑袋扔下来吧──在水里要浮起来用得着它!”  

  这用不着问:对面屋顶上看得见两个淡淡的人影。安德尔斯的口哨声告诉他们,他们的首领已经脱身了,他们就决定撤退。  

  安德尔斯回来了。西克斯滕的妈妈也不知道她的宝贝儿子上哪儿去了。  

  “真的?”他说着生气地盯住死乞白赖地老缠着他的谈话对手看,”别胡说!我什么人也没捉到。全是警察们干的,因为这是他们的工作。我没捉到,我也不打算捉任何杀人犯。这种工作我全扔掉了,它们只会招来麻烦!”  

  他们在那里叽叽咯咯讲话,西克斯滕狠狠地盯住他们看。  

  可卡莱低估了红玫瑰他们的智力。他们很快领悟到他只能是进了弗雷德里克的家,这会儿也跑到这里来。本卡第一个冲进门。  

  “高利贷就是这么回事。”卡莱说。  

  “你们好,”警察说。“你好啊,大侦探,”他友好地再补上一句,拍拍卡莱的后脑勺,“今天没什么新情况吗?”  

  三个朋友顺着十八世纪的豪华楼梯奔下了楼,依旧吓得直喘气,浑身索索发抖。三个人同时钻过进口大门,头也不回地继续跑。忽然卡莱停住了脚,差点儿没哭起来,说:“得去把手枪拿来。”  

  最近她名副其实地埋在糖果中了,寄给她的糖果是那么多。编辑在他的报道中写得对极了:“在这些日子里小埃娃-洛塔大名鼎鼎。四面八方,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寄礼物给她,向她致意。我们周到的邮递员彼得松给她送来水果糖和巧克力糖、玩具和书籍。无数的朋友对这位小姑娘深表同情,因为她无意中介入了这么不愉快的悲剧。”  

  “出来吧,卡莱,”弗雷德里克用微弱的声音说,“出来吧,你听听我的肚子里怎样在咕噜咕噜地响。”  

  卡莱兴高采烈地吹了一声口哨。  

  “你才傻!”埃娃-洛塔说,“问题不在于借二十五个欧尔买冰淇淋,问题在于借几千个克朗。也许有人急着要用五千克朗,却没人能借给他。没人能借,除了格伦老头这种放高利贷的。”  

  白玫瑰的人上邮局局长的园子里去。他们在这里照地图准确地算好步数,到了一个荒废的旧果园。  

  她忽然住了口,面色发青。接着她呜咽起来,飞快地跑了。  

  没时间多想了。得马上行动!卡莱很快地在垃圾箱后面蹲下来。他的心卜通卜通地跳得厉害,但愿红玫瑰的人不会看见他……  

  这场仗打得互有胜负。正当白玫瑰军把自己的敌手逼近上面的楼梯口时,又顶不住红玫瑰军的可怕抵抗,因而乱了套,不得不退向楼下,这场战斗就这样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最后双方都觉得太单调厌烦了,白玫瑰军向后退,准备作最后一次毁灭性进攻。正在这一转眼时间,西克斯滕悄悄地给他的两名战士下了个命令。红玫瑰军忽然放弃他们在楼梯上的阵地,象闪电一样退到楼上。  

  这个“不正常”的人赶紧跳起来,生气地盯住站在板墙旁边的两个朋友看。  

  他背对着窗站着瞄准。卡莱知道这罪犯不是开玩笑,拖延战术再也不能用了。他向安德尔斯点点头。  

  “什么,你说什么?他丢了什么?”  

  “你们怎么啦,是举行什么接力赛要穿过弗雷德里克的房间吗?”福尔斯贝格医生说,“再说,这么晚你干吗还在街上乱跑?”  

  安德尔斯一不见,卡莱和埃娃-洛塔就小心地朝反方向走开。可他们前面有一扇门。他们把门打开,看见一个阳光灿烂的漂亮房间。两位白玫瑰战士虽然清楚地看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还是走了进去,他们要在战斗中作短暂的休息,去看看窗子外面,这真是个莫大的失误!等卡莱和埃娃-洛塔回到门这儿刚要出去,门正好从外面反锁上了!两名俘虏听到红玫瑰司令冷酷无情的笑声和可怕的欢呼声:“哈哈,脏狗,你们如今完了!你们不能活着出去了!”  

  “爸爸不喜欢这格伦老头,”埃娃-洛塔说,“爸爸说格伦老头是个放高利贷的。”  

  “‘克拉斯’,”她念道。“一点不错。他的签名可写得很漂亮。”  

  侦缉长叹了一口气,可他接着想,不能指望一切会迎刃而解。除了这件事,盘问小姑娘已经得到了不少东西。可不能要求凶手的姓名会送上门来。在继续同埃娃-洛塔谈下去之前,他打电话回警察局,吩咐把整个“高草原”彻底搜查一遍。作案地点当然已经最仔细地搜查过,可那张纸条也许让风吹走了。必须找到它,不管怎么样也得找到它!  

  “他不可能爬过围墙,”荣特说,“会在有刺铁丝网上挂住的。这我有数,我自己就试过一次。”  

  在玫瑰战争中,红玫瑰方面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弄到对方这种黑话的诀窍。但更重要的是夺回“伟大的木姆里克”。  

  卡莱由于最近在捕捉犯罪分子方面毫无收获,倒很高兴暂时休息一下,全心全意投入高尚的玫瑰战争。他很想看看红玫瑰他们这一回想出些什么花招来。  

  “您说到哪儿去啦,那工作有时候也得冒险的!”卡莱说着挺起了胸膛。  

  “你也许念过借据上的名字吧?”侦缉长问。  

  西克斯滕和荣特明白,追捕结束了。  

  “还有,”卡莱说。“去窥探一个在屋子的人最好是在天黑后,这时房间里点着灯,窗帘还没放下,这件事只要懂点侦探常识的人都知道。”  

  “包在我的身上吧,”大侦探郑重其事地说。“不要害怕!我提防着。”  

  在头一次审问克拉斯大哥以后又过了几天,侦缉长越来越忍无可忍了。  

  “我想得出来,”埃娃-洛塔说,“要是那些树矮一点,你大概就连水塔也看见了。”  

  朋友们赶紧撒腿就跑。  

  “我的腿当然长,可是……”  

  “没有,什么新情况也没有,”安德尔斯代替卡莱回答,“强盗和杀人犯接到命令,今天全部暂停活动,因为卡莱眼前顾不上他们。”  

  “不,”安德尔斯反对说,“到白玫瑰这边来!”  

  “为什么你不闭嘴呢,啊?”西克斯滕回答说。  

  “好,依我说,在战争第一天白玫瑰没蒙受耻辱。”埃娃-洛塔总结说。  

  对,格伦老头是有客人,声音听得见,可并没招待吃什么好东西。一个人背对着窗子用很轻很激动的声音说话。窗帘使埃娃-洛塔看不出这陌生人的全身,可她看到了他深绿色的华达呢长裤。  

  这城里的确只有两条街,一条叫大街,一条叫小街,还有一个大广场。余下来的就是铺满鹅卵石的崎岖不平的横街小巷,向下通到河边,或者忽然给一间快要倒塌但照旧顽固地抵制任何市容整顿而硬挺在那里的房屋堵住。在城郊一些地方当然可以看到豪华花园里的现代化单层别墅,但它们只是些例外。大多数花园都象面包师傅的园子这样:相当荒芜,长着些弯弯曲曲的老苹果树和梨树,有些没有整理、斑斑秃秃的草地。大多数房子也象面包师傅的房子那样是木头的,样子笨重。很久很久以前有过那么一位建筑师,他驰骋他的丰富幻想,给这些房子造出最不可思议的凸出部,雉蹀和小尖塔。  

  侦缉长又摇摇头。  

  “他的脸是怎么样的?”侦缉长激动得甚至站起来。  

  本卡大吃一惊,张口结舌,什么话和回答不出来。  

  “当然带到西克斯滕的汽车房去,”卡莱说,再关心地加上一句:“现在有张报纸什么的就好了……”  

  “这种事放高利贷的可从来不干,”埃娃-洛塔解释说,“他们不肯公道地借。他们要拿过份的利息。按照法律这样做是不可以的。因此我爸爸不喜欢格伦老头。”  

  现在收拾孩子们已经来不及了。不过,逃走也许还来得及吧?杀人凶手吓得唉哟一声。逃走吧!上汽车去!跳上汽车,没命地开吧,开得远远的,到外国去!  

  “说实在的,这只是一张小纸条。”埃娃-洛塔重说一遍,想安慰他。  

──这只要一看围墙顶上那排可怕的有刺铁丝网就知道。  

  安德尔斯噗哧笑起来,象条虫子一样扭他的身子。白玫瑰首领非常怕痒!西克斯滕发现这一点,心里亮堂了。红玫瑰骑士们不虐待俘虏,可谁说过他们不能搔痒痒呢?  

  “我说你这个人不正常,”安德尔斯说,“绝对不正常。你又躺在那里想入非非了吗?”  

  侦缉长向前探出身子,定睛看着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侦缉长就为了他马上赶回这里来的。  

  警察比耶尔克把还有一股油墨气味的报纸交给侦缉长时十分生气。侦缉长一读这篇报道就勃然大怒。  

  本卡这一声叫使西克斯滕和荣特又来劲了。不过这一声叫也使卡尔松老大娘来了劲。这位尊贵的老太太早就在她的后院听着外面可疑的吵声。她只要有办法制止,是不能容忍自己的院子里有可疑吵声的。  

  这倒不难:格伦老头真客气,在墙边放着一把梯子,它就靠在他的窗口──开着灯的窗口──前面。窗帘只放下一半。万一格伦老头把头伸出窗口,忽然看见白玫瑰的两个人飞快地爬他的梯子上来,他未必会感到高兴。喜欢别人到自己家屋顶散步的人是极其少有的。可是在玫瑰战争中这种小事算不了什么。该走的路就得走,哪怕这条路经过格伦老头的屋脊。  

  “还是公道地借吧。”卡莱为安德尔斯的收支担心。  

  罪犯向汽车停着的地方奔跑。他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奔跑──因为后面警察在追,跟他在恶梦里碰到的一模一样。  

  “半夜在满月的月光下,”安德尔斯用从未有过的最阴沉和闷哑的声音说道,“‘伟大的木姆里克’将重新恢复它的太平。这件事该由我来做!”  

  他们好不容易才挣脱了她有力的怀抱。  

  “你们把‘伟大的木姆里克’藏到哪儿了?”荣特问他,搔着他的膈肢窝。  

  “靠不住?”假想谈话对手叫起来,从心底里感到震惊。  

  “要是这样的话,”他回答说,“那就太奇怪了:她告诉我地图,她们的朋友等等等等,跟我说话就象跟她的熟朋友说话一样?难道她爱跟杀人凶手聊天吗?”  

  侦缉长很快地抓起剩下的一个小面包。他感到该吃点东西提提神了。他还寻思,埃娃-洛塔也许不是他觉得的那样实事求是。她不要是在幻想吧?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它上面长满了短短的青草,我说你这个人不正常

上一篇:一个年龄相当于6个少女的练友指着居委会主任的 下一篇:  孔若君上网时只要碰见新网友就问人家爱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