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葫芦的确没有这个本领,刘先生偶然一下
分类:葡京-儿童文学

  同学们和我这么耗着,究竟有多久,我也闹不明白。我只觉得过了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有一个时候──我不知道这是几点几分钟──我感觉得书包仿佛动弹了一下,好像要从我手里挣开去似的,我吓得出了一身汗,捂得更紧了一些。书包可又那么一弹。  

  我刚去交卷的时候,我们教室里就出了一件奇事:苏鸣凤(他坐在我前面一个位子)的试卷已经答好了,可是忽然一下子不见了。  

  那天是星期日。我九点钟一吃了饭,就往学校奔,因为我们科学小组要做一个电磁起重机,十点钟开始。  

  宝葫芦的确没有这个本领。我怎么发脾气,怎么骂,都一点用也没有。  

  郑小登和姚俊来得那么凑巧,我真疑心这是由于我那宝葫芦的魔力。我心想:“假如真是这么着,那我连找朋友也不用费时间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我才感觉到手里的书包似乎有了点儿变化,和刚才不同了。我定一定神,腾出一只手来悄悄地探了一探──  

  谁都觉着古怪。  

  可是那天真憋气:同学们净跟我吵嘴。例如我跟姚俊下的那盘象棋吧,那明明是我的占优势,我把姚俊的一个“车”都吃掉了。可忽然──不知道怎么一来,姚俊的“马”拐了过来,“叭!”将我一军。我的老“帅”正想要坐出来避一避锋,这才发现对面有一只“炮”,隔着一个“炮架子”蹲在那里。我问姚俊:“你那个‘炮’怎么摆在这儿?”  

  怎么办呢?放在我书包里,那哪行呢?爱看这本书的同学就得借不到书,大家还得白花许多时间来找。要是今天找不到,别人就真的会去买一本来赔上。  

  “你们怎么忽然想到上我这儿来了?”我问。  

  “哎呀!”我才透过了一口气来。  

  可可儿的在这个时候,刘先生偶然一下子瞥见了我刚才交去的试卷,他吃了一惊。说也奇怪,我卷子上写的一点也不像是我的字,倒很像是苏鸣凤的字。刘先生再仔细看看──其实根本用不着那么仔细,一眼就可以辨别出来。  

  “早就在这儿了。”  

  “那太不像话了!”  

  “怎么,不能来么?”  

  书包肚子已经瘪下去了。不用看就知道,里面那一本惹麻烦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怎么一来,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  

  同志们!你们没瞧见过苏鸣凤的字吧?嗨,苏鸣凤这个人真是!──真猜不透他那笔字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那么怪头怪脑!你乍一看,还当这尽是些反面字呢,可实在是正面。哪,都这样:一个个字净爱把上身斜冲着西北方(按照地图的方向),而把脚跟拐到东南方去。真是成问题!  

  “什么!早就在这儿了?怎么我不知道?”  

  这件事只好让我自己来收拾:我得想个法儿把这本书还给图书馆小组。我可以趁现在没人瞧见的时候,悄悄儿走到我们教室北墙外面,把这部画报轻轻搁到第一扇窗口上──那里面正是放图书的地方。我这就可以跑去提醒提醒同学们,“看看窗台上有没有?”──开窗:哈,可不!  

  “谁说!”我叫起来,“我可正想着你们呢。”  

  “好了好了,”我这才竖直了脊背,向同学们宣布,“我没毛病了。”  

  当时我要是稍为检查一下,我就决不肯把这份卷子交上去了。可是我恰巧没工夫注意到这一点。  

  “谁叫你不知道的!”──哼,他倒说得好!  

  这个办法再好没有。赶快,赶快!我得在五分钟以内把它完成,我于是向目的地飞跑。  

  接着我就问他们究竟是怎么来的,打哪儿来的。可是问来问去,总也平常得很:姚俊上郑小登家去,就一块儿上我这儿来了。他们是步行来的──也就是说,他们们都是用自己的一双脚,一步一步地走着来的。他们谁也没提到这里面有什么奇迹。  

  虽然同学们都有点儿觉得奇怪(尤其是姚俊),他们还劝我去检查一下身体,这样那样的。可是问题已经不大了。  

  “这就是你的卷子么?”刘先生问我,“怎么不像你的字?”  

  我们就吵了起来。看棋的同学还帮他不帮我,倒说我不对!我就把棋盘一推:“不下了,不下了!”  

  “王葆!”忽然后面有人喊,那正是郑小登。  

  “就不过是这么回事么?”我总有点儿不大相信。“也许这全都是假的:这个郑小登不是真的郑小登,姚俊也不是真的姚俊,都是宝葫芦给幻变出来的。”  

  只是有一件事叫我很不愉快:我眈误了象棋比赛。别的一位同学代替了我,他只赢了一盘。假如是我出马就好了:决不止赢这么一点儿。  

  我怎么回答呢,同志们?所以我没吭声。  

  后来我们动手做电磁起重机的时候,又有苏鸣凤跟我吵嘴来。  

  我赶紧拐了弯。我听见他嚷──脚步声也近了:“你往哪跑?还不快去!象棋比赛要开始了!”  

  可是我再仔细看看他们,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和真的一个样儿。我故意攀着郑小登的肩膀,故意和姚俊摔跤,也觉不出他们身上有什么破绽。  

  “嗯,不见得!“姚俊把脑袋一晃,“你的棋好是好,可就是不沉着。”  

  刘先生叫苏鸣凤把他的答题再在一张纸上写一两行,又叫我──  

  你们都不知道苏鸣凤吧?苏鸣凤是我们的小组长。其实他这个人并不怎么样,他打乒乓还打不过我呢。可是他老爱挑眼。他一面干着他自己的那份工作,一面还得瞧瞧这个,瞧瞧那个。  

  我立即往一丛黄刺玫里一躲。瞧着他跑过去了,我这才撩开枝叶,拱肩缩背地钻了出来,手上好几处给刺破了皮。我刚刚站直身子,正想走开,郑小登倒又折回来了,他好像成心跟我藏迷儿玩似的!  

  “那么是真的了?”我自问自。“可是慢着!它既然能把他们变出来,那也就能把他们变得像个真的。”我又这么想。  

  我不服气:“哪里!该沉着的时候我可沉着呢。”  

  “王葆,你也写一行给我看看。”  

  “王葆,这么绕不行:不整齐。”  

  “你干么呢,在这儿?”他问。  

  “那么到底还是假的?……”  

  “可惜你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时候,所以你下棋还输给我……”  

  刘先生不过是想要对对我们俩的笔迹,我知道。可是这么一来,实际上又是考我的数学!我可又得照着题目来思索,把铅笔头舔了又舔。  

  一会儿又是──  

  “不干么……”我马上又改口:“唔,我出来有点儿事。”  

  我脑子里可简直缠不清了。  

  “嗯,别吹!你倒跟我下下看!”  

  “你刚才怎么做的,你全都忘了么?”刘先生在我耳朵边轻轻地问。  

  “王葆,你绕得太松了。”  

  “什么事?”  

  我不相信我是在这里做梦──可是奇怪得很,这会儿我实在像在梦里面那么糊里糊涂:世界上的东西都分不清真的假的了。我只知道我这个人是真的,绝不会是什么幻变出来的东西。还有我这个宝葫芦──它当然不能假,别的,我可就一点把握也没有了。  

  “来!”  

  我简直吓一大跳,原来刘先生正站在我身后瞧着我写呢。  

  同志们!你们要知道,我做的这个零件,是我们全部工程里面最重要的一部分,在科学上叫做电磁铁:起重机要吸起铁东西来,就全靠它。  

  “啊?……呃,这会儿暂时不告诉你……”  

  我一面手拉手地和同学们走进屋子,一面在心里判断着:“可能是这么着:刚才宝葫芦知道了我的意图,就马上凭空现出一个郑大登,一个姚俊,好让他们陪我玩儿,给我解解闷儿。”  

  “可不兴悔。”  

  “行了。”刘先生跟苏鸣凤说,因为苏鸣凤已经写下了两行了。  

  同志们,你们要知道,我做的这一份工作可实在不简单。  

  “什么!”他一把攀住我的肩膀,使劲拽我走。“他们都等着你呢,让我来找你的。”  

  这当然是很好的事。可是这两个专门给我解闷的人,也给我添了很大的麻烦。  

  “当然!”  

  这时候大部分的同学都已经交了卷。他们虽然已经走出了教室,可都不去玩他们的,倒爱五个一堆七个一群地嘀咕着,往窗子里面望着。  

  我得把二十八号的漆包线绕到一个木轴儿上面去,又要绕得紧,又要绕得齐。假如让女孩儿来做这样的工作,那就再合适不过了。而我呢,恰巧不是个女孩儿。问题就在这里。  

  “呃,呃,郑小登!……好,我就来,我得往教室里去一转。”  

  这都只怪他们太好奇。郑小登一瞧见那些花草,就问是哪儿来的,是不是我栽的,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呢,姚俊可就看上了那一架电磁起重机,老是缠着我,无论如何要请我报告一下这是怎么样做成功的。  

  姚俊这个人──你别看他个儿小──勇气可真不小。哪怕他下不过我,哪怕他和我为了下棋吵过嘴,他还是敢跟我下。  

  我自己知道──  

  可是苏鸣凤简直看不到这个问题。你瞧,人家做得非常费劲,闹得汗珠儿都打鼻尖上冒出来了,苏鸣凤可还一个劲儿提意见,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干么?”  

  “瞧,这不是来了!”我暗地埋怨着宝葫芦,“我说了吧?”  

  同学们都闹哄哄地围过来看。我对自己说:“可不能大意了。也不能打架。这虽然不是正式比赛,可也差不离。他们都想考验考验我呢。”  

  “今儿的事可糟了,可糟了!唉,糟糕透了!”  

  我动了火:“这么做也不行,那么做也不行──你做!”  

  “我得我得──我去把书包放下……”  

  突然──可真快极了──我感觉到手里有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一看:嗯,有办法!这虽然是一篇没头没脑的东西,可是正论到了我眼下就要解答的一个问题。你瞧:  

  这回我的确很沉着:不慌不忙地动着棋子。我总是看清了形势,想好了招法,然后才下手。凡是下棋的人,都该像我这么着。姚俊的棋不如我,这是大家公认的。连他自己也是这么说。不过他有一个极其奇怪的毛病──我可实在想不透他脑筋里到底有个什么东西在作怪:他净爱走“马”。他把个“马”这么一跳,那么一拐,不但害得我的“炮”不能按计划办事,而已还闹得我的“车”都不自在了。好像一个“车”还该怕一个“马”似的!  

  果然。  

  苏鸣凤说:“好,我来绕。你去做绞盘上的摇柄吧。”  

  郑小登一手就来抢我的书包:“我给你送去!”  

  同志们!你们想要知道我的这件东西是怎样制造成功的么?我很愿意把我个人所体会到的向你们报告,供你们在工作中做一个参考。我的看法不一定正确,请同学们多多批评,多提宝贵的意见。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宝葫芦的确没有这个本领,刘先生偶然一下

上一篇:  金国强进来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此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