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天罗地网来形容现在的湖滨公园北门一点
分类:葡京-儿童文学

  星期日上午,在宿舍和殷静在望上聊天的杨倪忽然接到满天打来得电话,满天说他们抓到了金国强,满天让杨倪快去。

  宋光辉在车里将事情的进展向殷雪涛们通报。

  用天罗地网来形容现在的湖滨公园北门一点也不过分。4辆高科技武装到牙齿的汽车静静地停在北门外的四处,车里的人个个头戴耳机,面前是车载电脑屏幕,衣服里插着各种微型尖端武器。蒙面人的照片已被输入电脑,只要他出现在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车上的人就会得到信号。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这天晚上,沈国庆从外边回到别墅,他对金国强说:“老板,我的一位黑道上的朋友说,最近有人在道上悬赏500万元找一个叫金国强的人。”

  欣喜若狂的杨倪正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殷静,遗憾的是殷静不知因为什么不在网上了,杨倪当然不可能知道殷静离网是去劝贾宝玉不要咬殷雪涛。杨倪火速赶往满天在电话里告诉他关押金国强的地方。

  殷雪涛惊讶:“金国强和蒙面人同住一间宿舍?会有这么巧的事?”

  为了不让组员知道白客的事,孔若君身上的窃听器只有宋光辉一人能监听。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什么人值这么多钱?”金国强眯着眼睛问。

  杨倪一进门就问:“金国强在哪儿?”

  宋光辉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金国强。”

  无论杨倪的智商有多高,他也想不到在公园门口等着他的是什么。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听说不是什么大款,只是一个大一的穷学生。”沈国庆说。

  满天和王志柱一拥而上,将杨倪按在地上,满天使用胶带将杨倪缠死。

  殷雪涛说:“我对找金国强有信心。我们连一张磁盘的线索都能找到,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目标出现!”一名组员说。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夜间,金国强躺在床上睡不着。

  “你干吗?”杨倪质问满天。

  宋光辉说:“如果需要我继续帮忙找金国强,我必须向我的头儿汇报。”

  此时杨倪正坐在距离湖滨公园北门1公里的出租车上。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殷雪涛还敢找我?我得耍耍他们。”金国强怀笑,他受沈国庆去吕思思家度假的启发,想出了绝妙的主意。

  满天说:“应该是我问干吗!你要当叛徒,我们如果不杀你,我们肯定活不成!这叫正当防卫!我真后悔供你上大学,你读书读坏了良心。

  殷雪涛说:“那就暂时不用你了,如果到了我们的力量达不到的紧急关头,我会请你帮助。”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现在下车。最好能说服他交出磁盘,看你的了。我们如果测出他身上有凶器,会通过耳机告诉你多加小心。他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永远距离测谎仪分析,我会随时将分析结果告诉你。”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金国强要顶着殷雪涛的头去殷静家寻开心。

  “我哥呢?”杨倪问满天,他担心哥哥已遭不测。

  宋光辉说:“刚才我听到杨倪对若君说,他想见小静。我认为现在让他见小静对于促使他抓紧找金国强有益。我马上告诉若君让他带杨倪去你家见小静。我觉得有杨倪参与找金国强,找到金的系数就大多了。”

  孔若君底气十足地下车朝公园北门走去。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我是白客我怕谁?”金国强现在是天不怕地不怕。

  “杨照马上就来。”满天说,“我是明人不做暗事,我杀了你也是为了保护杨照。”

  殷雪涛说:“蒙面人叫杨倪?让他来吧。不会引狼入室吧?”

  杨倪看见又是孔若君时,他明显火了。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次日是星期天。早晨一起床,金国强通过114查号台查到了殷雪涛供职的保龄球馆的电话号码。过去殷静跟金国强说过殷雪涛在哪家保龄球馆上班。

  杨照来了,他看见地上被困的不能动弹的杨倪,吃惊的问满天和王志柱:“你们这是干什么?”

  宋光辉说:“以我这双辨别过上百名国际间谍的眼睛观察杨倪,他可能就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你没有妹妹,你就是狗头,你在耍我!”杨倪认定孔若君通过因特网涮他。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我找殷教练。”金国强拨通电话后说。

  满天拿出刀子,说:“杨倪要重新做人,这你已经知道了。咱们犯的都是死罪。自首也没有宽大的可能。何况咱们凭什么去自首啊?弱智呀?杀了杨倪,怎么可能活下去。不杀他,咱们肯定死。”

  殷雪涛说:“我们在家等他们。”

  宋光辉告诉孔若君,仪器检测结果表明,杨倪身上没有凶器。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殷教练今天带学员去郊区打比赛,刚走,下午4点以后回来。”对方说。

  杨照问杨倪:“你能不去自首吗?”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答应他的要求,现在带他去你家见小静。我已经同你继父通过话了。我们撤了。我装在你身上的仪器这几天不要摘下来,它们能保证你和家人的安全,我会随时注意你们。”

  孔若君对杨倪说:“我确实不是狗头。狗头是我妹妹。我是来告诉你她为什么不能见你的真相的。”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挂断电话后,金国强说:“天助我也,今天玩个痛快。”

  杨倪说:“不能。”

  孔若君咳嗽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

  杨倪说:“我警告你,如果你在撒谎,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金国强按电铃叫睡在楼下的沈国庆。

  满天看杨照。

  宋光辉命令他的组员:“行动结束。”

  孔若君说:“你听说过有个叫殷静的女孩子的头变成狗头的事吧?”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沈国庆上来问老板有什么事。

  杨照伸手向满天要刀子:“要杀我杀。”

  孔若君对杨倪说:“我带你去我家见我妹妹。”

  杨倪点头。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咱们出去,你去准备车。5分钟后出发。”金国强说。

  满天将刀子递给杨照。杨照拿着刀子突然刺向满天。满天没想到杨照这一手,他捂着伤口对王志柱喊:“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刀子!”

  杨倪说:“谢谢你。”

  孔若君说:“殷静是我妹妹,狗头是她的网名。现在我告诉你她变狗头的原因。”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金国强不会开。他觉得当老板没必要学开车。

  王志柱将他的刀子扔给满天。

  孔若君又说:“其实不用我带,你认识路。”

  孔若君说了自己编制的《鬼斧神工》,说了他在电脑中恶作剧换继妹的头导致殷静真的换了头,说了家中被窃,装有殷静照片的磁盘失踪,因此殷静至今无法恢复原状,痛苦至极。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沈国庆下楼到车库里备车。

  满天和杨照搏斗,双方滚在一起,刀子不停地进出对方的躯体。最后两个人面对面的倒在地上。满天的肠子先流出来,杨照的肠子也跟着流出来。双方的肠子搅在一起,继续撕打。

  杨倪说:“我不得好死。”

  孔若君终于说出了关键的话:“那次失窃,我家还丢失了一个骷髅保龄球。”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金国强往包里装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照相机。

  满天有气无力的对王志柱说:“你杀了杨倪……。”

  杨倪开门叫侯杰近来,他对侯杰说:“如果你看见金国强,马上打我的手机。”

  4台测谎仪从不同的方向测试杨倪的血压和心跳等数据。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果然不出金国强所料,那家保龄球馆在一进门的地方挂着几位教练的照片和简介,以招徕顾客,其中第一个炫耀的就是殷雪涛。

  王志柱拿起地上鲜血淋漓的刀子,朝杨倪走过来。杨倪什么也不说,他闭上眼睛等死。

  侯杰说:“怎么弄得跟电影里似的。”

  不用宋光辉告诉,孔若君已经从杨倪的眼中看到了他就是窃贼的答案。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金国强使用数码照相机给殷雪涛的照片拍照。

  王志柱的刀子触及到杨倪的皮肤,是在割胶带。

  孔若君说:“比电影电影多了。”

  孔若君说:“我妹妹很爱你,她为不能见你感到万分痛苦。”

  殷雪涛凑过来看。

  沈国庆驾驶汽车依照金国庆的吩咐停在孔若军家的楼下。

  杨倪睁开眼睛

  杨倪在孔若君家的楼下站了几分钟,他抬头看孔若君家的窗户,看那些由杨安装的众多已经生锈的护窗。

  杨倪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的网恋又如此戏剧性的结果:如果真像狗头的哥哥说的,那么他杨倪唯一没覆盖的那张窃来的磁盘里的美人就是狗头!天下竟会有这么巧合这么残酷的事!他见不到恋人的原因竟然是由于他偷走了她的磁盘!

  “真帅呀!”范晓莹说。

  “你下去5分钟。”金国强对沈庆国说。

  王志柱泪流满面的说:“杀你,我还真下不去手……。。你为什么要自首?咱们原来多好……。都被你毁了”

  孔若君以大舅子的身份责怪杨倪:“你确实死有余辜。”

  “你有你妹妹变头前的照片吗?”杨倪需要证实。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金国强至今不让沈国庆知道换头是由笔记本电脑完成的。

  松绑后的杨倪说:“不是毁,是救。象咱们原来那么干,迟早都是死。”

  杨倪叹了口气。

  孔若君拿出殷静的原照。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金国强使用《鬼斧神工》将自己的头变成殷雪涛的头。他想象着自己以殷雪涛的面貌出现在殷静家时的情景,笑得死去活来。

  杨倪的手机响了。殷静告诉他,她的头已经复原,金国强已经罪有应得。她问杨倪在哪儿。

  当杨倪出现在殷静面前时,两个人片刻都没有犹豫,紧紧拥抱。家人用复杂的眼光注视着他们。

  杨倪的眼泪夺眶而出。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金国强招呼沈国庆回到车里:“你在车上等我。”

  “我的哥们儿要杀我,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准备现在自首。”杨倪说。

  杨倪对殷静说:“就算你的头变不回来,我也一定娶你!”

  “你怎么了?”孔若君明知故问。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沈国庆见老板换了头,开玩笑的问:“这是哪个女腕儿的丈夫?”

  殷静说:“我支持你自首。进去时,你填表一定要在亲属栏写上我的名字,职务是你的未婚妻。”杨倪热泪盈眶:“我一定照你说的填表,如果有填表这一项的话。”

  殷静对杨倪说:“答应我,找到金国强后,你就去自首。不管你蹲多少年监狱,我都等你!”

  “我对不起狗头!”杨倪泪流满面。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我不象你那么没出息,残羹剩饭也吃。”金国强一边下车一边说。

  殷静说:“我天天去探监”

  杨倪说:“我答应你,找到金国强拿回磁盘后,我就去自首。只要不判我死刑,我就要争取提前释放,出来和你白头到老!”

  宋光辉指示孔若君:“有戏,这小子真对小静动情了。他运气不错,今天看来起码不用带手铐了。你继续攻他,让他尽快交盘。”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金国强再熟悉这条楼道不过了,他站在殷静家门口,按门铃。

  杨倪说:“我不是去住宾馆。”

  孔志方说::“一般来说,去自首不会判死刑。”

  孔若君问杨倪:“怎么会是你对不起我妹?”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孔若君和殷静分别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和各自的恋人聊天。范晓莹在卫生间洗衣服。

  殷静说:“没准九夸大了,你是自首啊!”

  殷雪涛问准女婿:“你是团伙还是单干?”

  杨倪痛心疾首:“是我偷了你们家!你不会相信!”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范晓莹听见门铃声,她擦干手上的水,从门境外往外看。

  杨倪说:“你不知道我经手的案子的性质,我是学法律的,我懂。”

  杨倪说:“……团伙。”

  孔若君说:“我信!”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是殷雪涛。

  殷静说:“从死缓一下,我都等你!含死缓。”

  孔志方说:“揭发检举同案犯,是戴罪立功。”

  杨倪一愣:“你说什么?”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范晓莹开门,说:“你的钥匙呢?怎么没去打比赛?”

  杨倪说:“如果是死刑,来世你只能嫁给我。”

  杨倪说:“我不会这么做,我会动员他们都和我一起自首。现在我还要发动他们帮我找金国强,他们都是有能量有本事的人。金国强逃不出我们的手心。”

  孔若君拿出放大了的杨倪的照片,他指着酒柜玻璃反射的骷髅保龄球说:“你穿帮了。”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抓不到金国强,我没心思打比赛。”金国强进来关上门后说。

  殷静说:“这应该是我说的话,来世你只能娶我。”

  殷静抱杨倪抱得更紧了。

  杨倪警惕的看四周:“你是来抓我的?”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范晓莹在丈夫脸颊上吻了一下,说:“也是。这个金国强一天不抓到,咱们一天不安生。”

  由于杨倪的手机档次很高,王志柱在一边将双方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王志柱对杨倪感叹:“难怪你自首,换了我,找到这份爱,我根本坚持不到今天才自首。你可真沉的住气。”

  孔志方点头,他觉得发动犯罪团伙找金国强是以毒攻毒事半功倍的事。

  孔若君说:“你看看四周,如果有一个警察我就不是人。”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令金国强始料未及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贾宝玉声嘶力竭地狂吠着从孔若君房间里冲出来,它亮出恶狗的架式扑到金国强身上,撕咬他。

  杨倪打110。

  杨倪对殷雪涛说:“伯父,我会很快将骷髅保龄球还给您。对不起。”

  宋光辉他们不是警察。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贾宝玉!你干什么?”范晓莹大喝。

  “这里是110报警电话,请讲。”110说。

  “还有我们家的钱。”范晓莹提醒准继女婿。

  杨倪问:“你们叫我来干吗?”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孔若君和殷静闻声从各自的房间跑出来,他们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贾宝玉疯狂的咬殷雪涛,殷雪涛身上血迹斑斑。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用天罗地网来形容现在的湖滨公园北门一点

上一篇:宋光辉对殷雪涛说,彭主任见到殷静时还是狠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