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的脚寄礼物鼠这地址写起来可太离奇了葡
分类:葡京-儿童文学

  原来是那只小白兔,又慢慢地走回来了,它在刚才走过的路上焦急地到处审视,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爱丽丝还听到它低产咕噜:“公爵夫人呵!公爵夫人,唉!我亲爱的小爪子呀!我的小胡子呀!她一定会把我的头砍掉的,一定的!就像雪貂是雪貂那样千真万确!我是在哪儿丢掉的呢?”爱丽丝马上猜到它在找那把扇子和那双羊皮手套,于是,她也好心地到处寻找,可是找不见,自从她在池塘里游荡以来,好像所有东西都变了,就是那个有着玻璃桌子和小门的大厅也都不见了。
  
  不一会,当爱丽丝还在到处找的时候,兔子看见了她,并且生气地向她喊道:“玛丽.安,你在外面干什么?马上回家给我拿一双手套和一把扇子来。赶快去!”爱丽丝吓得要命,顾不得去解释它的误会,赶快按它指的方向跑去了。
  
  “它把我当成它的女仆了,”她边跑边对自己说,“它以后发现我是谁,会多么惊奇啊!可是我最好还是帮它把手套和扇子拿去——要是我能找到的话。”她说着到了一幢整洁的小房子前,门上挂着一块明亮的黄铜小牌子,刻着“白兔先生”。她没有敲门就进去了,急忙往楼上跑,生怕碰上真的玛丽.安,如果那样的话,她在找到手套和扇子之前就会从这个小屋里被赶出来的,
  
  “这真奇怪!”爱丽丝对自己说,“给一只兔子跑腿,我看下一步就该轮到黛娜使唤我了。”于是她就想象那种情景:“‘爱丽丝小姐,快来我这儿,准备去散步,’‘我马上就来,保姆!可是在黛娜回来之前,我还得看着老鼠洞,不许老鼠出来,’不过,假如黛娜像这样使唤人的话,他们不会让它继续呆在家里了。”
  
  这时,她已经走进了一间整洁的小房间,靠窗子有张桌子,桌子上正像她希望的那样,有一把扇子和两、三双很小的白羊羔皮手套,她拿起扇子和一双手套。正当她要离开房间的时候,眼光落在镜子旁边的一个小瓶上。这一次,瓶上没有“喝我”的标记。但她却拔开瓶塞就往嘴里倒。她想,“我每次吃或喝一点东西,总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所以我要看看这一瓶能把我怎么样。我真希望它会让我长大。说真的,做我现在这样一点儿的小东西,真厌烦极了。”
  
  小瓶真的照办了,而且比她期望的还快,她还没有喝到一半,头已经碰到了天花板,因此,必须立即停止,不能再喝了!否则脖子要给折断了。爱丽丝赶紧扔掉瓶子,对自己说:“现在已经够了,不要再长了,可是就是现在这样,我也已经出不去了。嗨!我别喝这么多就好啦!”
  
  唉!现在已经太迟了!她继续长啊,长啊!再待一会儿就得跪在地板上了,一分钟后,她必须躺下了,一只胳膊撑在地上,一只胳膊抱着头、可是还在长,这时只得把一只手臂伸出窗子,一只脚伸进烟囱,然后自语说:“还长的话怎么办呢?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幸运的是这只小魔术瓶的作用已经发挥完了,她不再长了,可是心里很不舒服,看来没有可能从这个房子里出去了。
  
  “在家里多舒服,”可怜的爱丽丝想,“在家里不会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而且不会被老鼠和兔子使唤。我希望不曾钻进这个兔子洞,可是……可是这种生活是那么离奇,我还会变成什么呢?读童话时我总认为那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的,可现在自己却来到这童话世界了,应该写一本关于我的书,应该这样,当我长大了要写—本——可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啊。”她又伤心地加了一句:“至少这儿已经没有让我再长的余地了。”
  
  “可是,”爱丽丝想,“我不会比现在年龄更大了!这倒是一个安慰,我永远不会成为老太婆了。但是这样就得老是上学了。唉,这我可不情愿!”
  
  “啊,你这个傻爱丽丝!”她又回答自己,“你在这儿怎么上学呢?哎唷,这间房子差点儿装不下你,哪里还有放书的地方呢?”
  
  她就这样继续说着,先装这个人,然后又装另一个人,就这样说了一大堆话。几分钟后,她听到门外有声音,才停止唠叨去听那个声音。
  
  “玛丽·安,玛丽·安!”那个声音喊道,“赶快给我拿手套,”然后一连串小脚步声步上楼梯了。爱丽丝知道这是兔子来找她了,但是她忘了自己现在已经比兔子大了一千倍,因此还是吓得发抖,哆嗦得屋子都摇动了,
  
  免子到了门外,想推开门,但是门是朝里开的,爱丽丝的胳膊肘正好顶着门,兔子推也推不动,爱丽丝听到它自语说,“我绕过去,从窗子爬进去。”
  
  “这你休想,”爱丽丝想,她等了一会,直到听见兔子走到窗下,她突然伸出了手,在空中抓了一把,虽然没有抓住任何东西,但是听到了摔倒了的尖叫声,和打碎玻璃的哗啦啦的响声,根据这些声音,她断定兔子掉进玻璃温室之类的东西里面了。
  
  接着是兔子的气恼声:“帕特!帕特!你在哪里?”然后,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是,我在这儿挖苹果树呢?老爷!”
  
  “哼!还挖苹果树呢!”兔子气愤地说,“到这儿来,把我拉出来!”接着又是一阵弄碎玻璃的声音。
  
  “给我说,帕特,窗子里是什么?”
  
  “哟,一只胳膊,老爷!”
  
  “—只胳膊!你这个傻瓜,哪有这样大的胳膊,嗯,它塞满了整个窗户呢!”
  
  “不错,老爷,可到底是一只胳膊。”
  
  “嗯。别罗嗦了,去把它拿掉!”
  
  沉寂了好一阵,这时爱丽丝只能偶尔听到几句微弱的话音,如:“我怕见它,老爷,我真怕它!”……“照我说的办,你这个胆小鬼!”最后,她又张开手,在空中抓了一把,这一次听到了两声尖叫和更多的打碎玻璃的声音,“这里一定有很多玻璃温室!”爱丽丝想,“不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是不是要把我从窗子里拉出去,嘿,我真希望他们这样做,我实在不愿意再呆下去了!”
  
  她等了—会,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后来传来了小车轮的滚动声,以及许多人说话的嘈杂声,她听到说:“另外一个梯子呢?……嗯,我只拿了一个,别一个比尔拿着……比尔,拿过来,小伙子……到这儿来,放到这个角上……不,先绑在一起,现在还没一半高呢!……对,够了,你别挑刺啦!—一比尔,这里,抓住这根绳子……顶棚受得了吗?……小心那块瓦片松了……掉下来了,低头!(一个很大的响声)……现在谁来干?……我认为比尔合适,它可以从烟囱里下去。……不,我不干!……你干!……这我可不干……应该比尔下去……比尔!主人说让你下烟囱!”
  
  “啊,这么说比尔就要从烟囱下来了,”爱丽丝对自己说,“嘿,它们好像把什么事情都推在比尔身上,我可不做比尔这个角色。说真的这个壁炉很窄,不过我还是可以踢那么一下。”
  
  她把伸进烟囱里的脚收了收,等到听到一个小动物(她猜不出是什么动物)在烟囱里连滚带爬地接近了她的脚,这时她自语说:“这就是比尔了,”同时狠狠地踢了一脚,然后等着看下一步会发生些什么。
  
  首先,她听到一片叫喊:“比尔飞出来啦!”然后是兔子的声音:“喂,篱笆边的人,快抓住它!”静了一会儿,又是一片乱嚷嚷:“抬起它的头……,快,白兰地……别呛着了它!怎么样了?老伙计,刚才你碰见了什么?告诉我们。”
  
  最后传来的是一个微弱的尖细声(爱丽丝认为这是比尔)“唉,我一点也不知道……再不要,谢谢你,我已经好多了……我太紧张了,没法说清楚,我所知道的就是……不知什么东西,就像盒子里的玩偶人(西方小孩经常玩一种玩偶盒,一打开盒盖即弹出小玩偶来。)一样弹过来,于是,我就像火箭一样飞了出来!”
  
  “不错,老伙计!你真是像火箭一样。”另外一个声音说。
  
  “我们必须把房子烧掉!”这是兔子的声音。爱丽丝尽力喊道:“你们敢这样,我就放黛娜来咬你们!”
  
  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爱丽丝想:“不知道它们下一步想干什么,如果它们有见识的话,就应该把屋顶拆掉。”过了一两分钟,它们又走动了,爱丽丝听到兔子说:“开头用一车就够了。”
  
  “一车什么呀?”爱丽丝想,但一会儿就知道了,小卵石像暴雨似的从窗子扔进来了,有些小卵石打到了她的脸上,“我要让他们住手,”她对自己说,然后大声喊道:“你们最好别再这样干了!”这一声喊叫后,又是一片寂静。
  
  爱丽丝惊奇地注意到,那些小卵石掉到地板上部变成了小点心,她脑子里立即闪过了一个聪明的念头:“如果我吃上一块,也许会使我变小,现在我已经不可能更大了,那么,它一定会把我变小的。”
  
  开是,她吞了一块点心,当即明显地迅速缩小了。在她刚刚缩到能够穿过门的时候,就跑出了屋子,她见到一群小动物和小鸟都守在外边,那只可怜的小壁虎——比尔在中间,由两只豚鼠扶着,从瓶子里倒着东西喂它。当爱丽丝出现的瞬间,它们全都冲上来。她拼了命,总算跑掉了,不久她就平安地到了一个茂密的树林里。
  
  “我的第一件事,”爱丽丝在树林中漫步时对自己说,“是把我变到正常大小,第二件就是去寻找那条通向可爱的小花园的路。这是我最好的计划了。”
  
  听起来,这真是个卓越的计划,而且安排得美妙而简单,唯一的困难是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办成。正当她在树林中着急地到处张望时,她头顶上面传来了尖细的犬吠声。她赶紧抬头朝上看,一只大的叭儿狗,正在瞪着又大又圆的眼睛朝下看着她,还轻轻地伸出一只爪子,要抓她。“可怜的小东西!”爱丽丝用哄小孩的声调说,一边还努力地向它吹口哨。但是实际上,她心里吓得要死,因为想到它可能饿了,那么不管她怎么哄它,它还是很可能把她吃掉的。
  
  她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拾了一根小树枝,伸向小狗,那只小狗立即跳了起来,高兴地汪、汪叫着,向树枝冲过去,假装要咬,爱丽丝急忙躲进一排蓟树丛后面,免得给小狗撞倒,她刚躲到另一边,小狗就向树枝发起第二次冲锋。它冲得太急了,不但没有抓着树枝,反而翻了个筋斗,爱丽丝觉得真像同一匹马玩耍,随时都有被它踩在脚下的危险,因此,她又围着蓟树丛转了起来,那只小狗又向树枝发起了一连串的冲锋。每一次都冲过了头,然后再后退老远,而且嘶声地狂吠着。最后它在很远的地方蹲坐了下来,喘着气,舌头伸在嘴外,那双大眼睛也半闭上了。
  
  这是爱丽丝逃跑的好机会,她转身就跑了,一直跑得喘不过气来,小狗的吠声也很远了,才停了下来。
  
  “然而,这是只多么可爱的小狗啊!”在爱丽丝靠在一棵毛茛上,用一片毛茛叶搧着休息时说,“要是我像正常那么大小,我真想教它玩许多把戏,啊,亲爱的,我几乎忘记我还要想法再长大呢?让我想一想,这怎么才能做到呢?我应该吃或者喝一点什么东西,可是该吃喝点什么呢?”
  
  确实,最大的问题是吃喝点什么呢?爱丽丝看着周围的花草,没有可吃喝的东西。离她很近的地方长着一个大蘑菇,差不多同她一样高。她打量了蘑菇的下面、边沿、背面,还想到应该看看上面有什么东西。
  
  她踮起脚尖,沿蘑菇的边朝上看,立即看到一只蓝色的大毛毛虫,正环抱胳膊坐坐在那儿,安静地吸着一个很长的水烟管,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和其它任何事情。

唉!我亲爱的小爪子呀!我的小胡子呀!她一定会把我的头砍掉的,一定的!就像雪貂是雪貂那样千真万确!我是在哪儿丢掉的呢?爱丽丝马上猜到它在找那把扇子和那双羊皮手套,于是,她也好心地到处寻找,可是找不见,自从她在池塘里游荡以来,好像所有东西都变了,就是那个有着玻璃桌子和小门的大厅也都不见了。不一会,当爱丽丝还在到处找的时候,兔子看见了她,并且生气地向她喊道:玛丽.安,你在外面干什么?马上回家给我拿一双手套和一把扇子来。赶快去!爱丽丝吓得要命,顾不得去解释它的误会,赶快按它指的方向跑去了。

原来是那只小白兔,又慢慢地走回来了,它在刚才走过的路上焦急地到处审视,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爱丽丝还听到它低声咕噜:“公爵夫人呵!公爵夫人,唉!我亲爱的小爪子呀!我的小胡子呀!她一定会把我的头砍掉的,一定的!就像雪貂是雪貂那样千真万确!我是在哪儿丢掉的呢?”爱丽丝马上猜到它在找那把扇子和那双羊皮手套,于是,她也好心地到处寻找,可是找不见,自从她在池塘里游荡以来,好像所有东西都变了,就是那个有着玻璃桌子和小门的大厅也都不见了。 不一会,当爱丽丝还在到处找的时候,兔子看见了她,并且生气地向她喊道:“玛丽·安,你在外面干什么?马上回家给我拿一双手套和一把扇子来。赶快去!”爱丽丝吓得要命,顾不得去解释它的误会,赶快按它指的方向跑去了。 “它把我当成它的女仆了,”她边跑边对自己说,“它以后发现我是谁,会多么惊奇啊!可是我最好还是帮它把手套和扇子拿去——要是我能找到的话。”她说着到了一幢整洁的小房子前,门上挂着一块明亮的黄铜小牌子,刻着“白兔先生”。她没有敲门就进去了,急忙往楼上跑,生怕碰上真的玛丽·安,如果那样的话,她在找到手套和扇子之前就会从这个小屋里被赶出来的, “这真奇怪!”爱丽丝对自己说,“给一只兔子跑腿,我看下一步就该轮到黛娜使唤我了。”于是她就想象那种情景:“‘爱丽丝小姐,快来我这儿,准备去散步,’‘我马上就来,保姆!可是在黛娜回来之前,我还得看着老鼠洞,不许老鼠出来,’不过,假如黛娜像这样使唤人的话,他们不会让它继续呆在家里了。” 这时,她已经走进了一间整洁的小房间,靠窗子有张桌子,桌子上正像她希望的那样,有一把扇子和两、三双很小的白羊羔皮手套,她拿起扇子和一双手套。正当她要离开房间的时候,眼光落在镜子旁边的一个小瓶上。这一次,瓶上没有“喝我”的标记。但她却拔开瓶塞就往嘴里倒。她想,“我每次吃或喝一点东西,总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所以我要看看这一瓶能把我怎么样。我真希望它会让我长大。说真的,做我现在这样一点儿的小东西,真厌烦极了。” 小瓶真的照办了,而且比她期望的还快,她还没有喝到一半,头已经碰到了天花板,因此,必须立即停止,不能再喝了!否则脖子要给折断了。爱丽丝赶紧扔掉瓶子,对自己说:“现在已经够了,不要再长了,可是就是现在这样,我也已经出不去了。嗨!我别喝这么多就好啦!” 唉!现在已经太迟了!她继续长啊,长啊!再待一会儿就得跪在地板上了,一分钟后,她必须躺下了,一只胳膊撑在地上,一只胳膊抱着头、可是还在长,这时只得把一只手臂伸出窗子,一只脚伸进烟囱,然后自语说:“还长的话怎么办呢?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幸运的是这只小魔术瓶的作用已经发挥完了,她不再长了,可是心里很不舒服,看来没有可能从这个房子里出去了。

暗夜行路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刘易斯·卡洛尔
爱丽丝迷迷糊糊地倚*着姐姐坐在布满苔藓的河岸旁,姐姐正在谈书。
突然,一只粉红眼睛的白兔贴着她的身边跑过去了。兔子看看怀表,叫道:“哦,亲爱的,我来晚了!”爱丽丝一跃而起,去追赶那只兔子。她穿过田野,跳进了矮树下面的一个大洞。在洞里跑了一段路,她突然失足落进空隙,开始慢慢地往下沉,这是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爱丽丝想知道她会不会停在地球中心。突然砰的一声——她掉到了一堆枯叶上,一点儿也没摔坏。
兔子正沿着那条通道在急急忙忙往前跑。爱丽丝跳起身来追上去,可是兔子在拐角消失了。爱丽丝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有许多门的长厅里,所有的门都锁着。桌上放着一把开最小那扇门的金钥匙,这扇门只有十五英寸高。打开小门,她看见一个美丽的花园,但无法从门里挤进去。
她发现桌上有只小瓶,上面写着:“喝我。”爱丽丝尝了尝——味道很好,她把一瓶药都喝光了。她一下子缩到只有十英寸高。“现在我可以进花园啦!”爱丽丝叫道。她走到门口,可是——哎哟!她又把门锁上了,钥匙却留在桌上,根本就够不着了。 爱丽丝看到桌子下面有只玻璃盘,盘子上的一块点心上写着两个字:“吃我”。她吃掉点心,一下子长到九英尺高。小白兔突然走进来,见到爱丽丝后惊愕地逃走了,丢下了它的手套和扇子。爱丽丝捡起手套和扇子,自己扇起扇子来。她突然一下子只有两英寸高了,就惊恐地扔掉了扇子。她没有再变小了。她这才明白那是一把魔扇。
听到脚步声,爱丽丝转过头看到小白兔正站在旁边。它几乎和她一样高,好像很生气。“你到我家给我拿一对手套和一把扇子来!”小兔子厉声地命令说。爱丽丝吓得要命,准备遵命去办。奇怪的是,大厅消失了,她发现她正在穿过一片密林。不一会儿她来到一座白色的小房子前。门牌上写着“白兔先生”。走进小房子,她急忙往楼上跑。来到小白兔的卧室,没有找到手套和扇子,而是看到写字台上有个瓶子。瓶子上没有标记,但爱丽丝却把里面装的东西都喝掉了。她迅速长大,房间几乎都容不下她了。爱丽丝躺在地上,仰着下巴翘起头。
正当她处在这困境中时,有人从窗上扔进来一把小卵石,这些小卵石变成了一颗颗糖果。爱丽丝吃了几颗,身子立刻就缩小,能够从房子里逃出来了。她跑进森林,坐在一个蘑菇旁歇口气。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一个声音问道。爱丽丝抬起头,看到蘑菇顶上坐着一只蓝色的毛毛虫,正在吸着一个烟斗。
“哦,先生,”爱丽丝回答说,“把我弄大一点儿吧。”
“这很容易,”毛毛虫说,“蘑菇的一边会使你长高,另一边会使你变矮。”
没等爱丽丝再问什么,毛毛虫就不见了。
爱丽丝从蘑菇的每一边都扳下一块。吃了一小口就变得非常小,下巴都碰着脚背了。她急忙又吃了另外几块,一下子长得头都在树梢中了。“噢,天哪,我永远不会长到正常的高度了吗!”她哭着说道,从第一次吃的那块蘑菇上又啃了一口,身子又缩到只有九英寸高了。
绝望之下,她穿过树林,不一会儿看到一座约四英尺高的小房子。爱丽丝没有敲门就走进了厨房。公爵夫人坐在那儿,膝盖上正夹着一只小猪轻轻摇晃着,厨师在把胡椒粉往一锅汤里撒。壁炉边的一只柴郡猫咧嘴冲着她笑。三个人不停地猛打喷嚏。
“请走开,我不要看到你咧着嘴笑。”爱丽丝对猫说。
“好吧。”猫回答说,接着突然不见了——先是尾巴消失了,最后龇牙咧嘴的笑容也消失了。但其他的一切都消失了时,咧嘴的笑还留在那儿。
为了要从这可怕的龇牙咧嘴的笑容前逃开,爱丽丝奔出房子,冲进树林中,那咧嘴的笑还是在后面紧追不舍。爱丽丝看见有一道通进一棵大树的小门打开着,她便一下溜进去,砰的一声把门带上,把那咧嘴的笑容关在外面。
最后她一转身,发现自己已在一个漂亮的花园里。三个园丁正站在一棵玫瑰树旁忙着把白玫瑰染红。“你们为什么染玫瑰花呢?’喂丽丝问。
“因为王后不喜欢白玫瑰。”一个人回答说。
“嘘!”另一个人说,“王后来了!”
爱丽丝急忙转过身,看到王室的队列。士兵拿着棍棒,侍臣都装饰着钻石,王室的孩子们身上都饰着红心,白兔在他们中间跳进跳出。队伍的最后才是红心国王和王后。
王后走到爱丽丝面前停下,她问道:“我的孩子,你会玩槌球吗?”
“会……会……会的。”爱丽丝迷惑不解,结结巴巴地说。
“那么这是你的木槌。”王后回答说,她递给爱丽丝一只活红鹳,接着游戏开始了,爱丽丝从来没见过如此疯狂的槌球游戏。 槌球是活刺猬,土兵们躬着腰做起一道道球门。此外,地上到处是圆丘山岭。大家立即开始玩球。当爱丽丝准备用红鹳的头击球时,不是刺猖走开了,就是躬腰做球门的土兵站起来伸伸腰。
“你喜欢这种游戏吗?”一个声音问道。爱丽丝一抬头,看到那只柴郡猫在咧着嘴笑。她还没有回答,猫的头出现了,但没有露出身子。
“一点儿都不喜欢。”爱丽丝回答说,扔掉她的木槌,木槌立刻就飞走了。猫转过身看着国王,国王不喜欢猫冲着他咧嘴笑,向王后一诉说,王后便命令当场把猫的头砍掉了。
“挺好,”国王说,“不过我想知道,怎么可能把一只没有身子的猫的头砍掉呢?”正当他们争得起劲时,那只柴郡猫整个儿都消失了。
爱丽丝去找她的红鹳,可是找不到。当她回来时,所有玩游戏的人都到宫殿去了。爱丽丝也跟着他们走了进去,看到那儿正在进行一场审讯,国王和王后坐在他们的王位上听证词。红心武士是因偷了王后制作的一些馅饼而遭到审问的。几位证人为此而作证,可他们什么都说了,就是没谈偷馅饼的事。
“多蠢的审讯!”爱丽丝边想边心不在焉地啃一口她剩下来的蘑菇。几乎还没等她明白过来,她就长得脑袋碰到了天花板。
“带下一个证人!”国王命令说。
“爱丽丝!”白兔尖叫道。
“我对偷馅饼的事可一无所知。”爱丽丝申辩说。
“这点很重要。”国王说。
“让身高超过一英里的证人来作证是不符合规定的。”王后说。
“立刻离开法庭!”国王对爱丽丝下了命令。
“我要听了判决才离开。”爱丽丝项了一句。
“那么,”国王说,“让陪审团考虑一下判决吧。”
“应该先判决,后审问。”王后反对说。
“竟然先判决,后审问,真可笑!”爱丽丝轻蔑地说。
“砍掉这姑娘的头!”王后指着爱丽丝大叫。
“请你弯下腰,让我来执行王后的命令好吗?”王室死刑执行人彬彬有礼地说道。
“不,我不!”爱丽丝尖声叫道,“你们只不过是一副不规则的纸牌而已,不管怎么说.我不怕你们!”
这时,整副纸牌升到空中.又飞落在她的脸上。
“喂,亲爱的爱丽丝,醒一醒,”她姐姐轻轻地摇着她说:“你睡了快一个钟头了,该回家了。”
这时小爱丽丝才明白,她奇妙的旅行只是一场美妙的梦。

  “奇怪啊奇怪,”爱丽丝喊道,她那么惊奇,霎时,竟说不成话了,“现在我一定变成最大的望远镜里的人了。再见了,我的双脚!”她俯视自己的脚,远得快看不见了。“哦,我的可怜的小脚哟!谁再给你们穿鞋和系鞋带呢,亲爱的,我可不能了,我离你们太远了,没法再照顾你们了,以后你们只好自己照顾自己吧!……但是我必须对它们好一些,”爱丽丝又想道,“否则它们会不愿走到我想去的地方的,对啦,每次圣诞节我一定要送它们一双新的长统靴。”
  
  她继续盘算该怎么送礼:“我得把礼物打成包裹寄给它们,”她想,“呀,多滑稽,给自己的脚寄礼物鼠这地址写起来可太离奇了:
  
  壁炉边搁脚拦杆上
  
  爱丽丝的右脚收
  
  爱丽丝寄
  
  “哦,亲爱的,我说的什么废话呀!”就在这一刹那,她的头撞到了大厅的屋顶上。她现在至少有九英尺高了,她急忙拿起小金钥匙向小花园的门跑去。
  
  可怜的爱丽丝!现在最多只能侧身躺在地下,用一只眼睛往花园里望,更没有可能进去了,于是她又哭了。
  
  “你不害澡吗?”爱丽丝对自己说,“像你这么大的姑娘(说得很对),还要哭。马上停止,我命令你!”但她还不停地哭,足足掉了一桶眼泪。她还继续哭,直到身边成了个大池塘,有四英尺深,半个大厅都变成池塘了。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远处轻微的脚步声,她急忙擦干眼泪,看看谁来了。原来那只小白兔又回来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只手里本着一双白羊羔皮手套,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大扇子,正急急忙忙地小跑着过来。小白兔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地说:“哦,公爵夫人,公爵夫人!唉!假如我害她久等了,她可别生气呵!”爱丽丝很希望来个人帮助自己,因此见到小白兔很失望。但是在小白兔走近时,她还是怯生生地小声说:“劳驾,先生……”这可把兔子吓了一跳,扔掉了白羔皮手套和扇子,拼命地跑进暗处去了。
  
  爱丽丝拾起了扇子和手套。这时屋里很热,她就一边搧着扇子,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亲爱的,亲爱的,今天可净是怪事,昨天还是那么正常,是不是夜里发生的变化?让我想想:我早晨起来时是不是还是我自己,我想起来了,早晨就觉得有点不对头。但是,要是我不是自己的话,那么我能是谁呢,唉!这可真是个谜啊!”于是她就挨个儿地去想和她相同年龄的女孩子,她是变成了她们中的哪一个了?
  
  “我敢说,我不是爱达,”爱丽丝说,“因为她是长长的卷发,而我的根本不卷。我肯定不是玛贝尔,因为我知道各种各祥的事情,而她,哼!她什么也不知道。而且,她是她,我是我,哎哟!亲爱的,把我迷惑住了,真叫人伤脑筋。我试试看,还记得不自己得过去知道的事情。让我想一想四乘五是十二,四乘六是十三,四乘七……唉,这样背下去永远到不了二十;况且乘法表也没大意思。让我试试地理知识看:伦敦是巴黎的首都,而巴黎是罗马的首都,罗马是……不,不,全错了。我一定,一定已经变成了玛贝尔了。让我再试试背《小鳄鱼怎样……》。”于是她把手交叉地放在膝盖上,就像背课文那样,一本正经地背起来了。她的声音嘶哑、古怪,吐字也和平时不一样:
  
  小鳄鱼怎样保养
  
  它闪亮的尾巴,
  
  把尼罗河水灌进
  
  每一片金色的鳞甲。
  
  它笑得多么快乐,
  
  伸开爪子的姿势多么文雅,
  
  它在欢迎那些小鱼
  
  游进它温柔微笑着的嘴巴。
  
  “我相信背错了。”可怜的爱丽丝一边说着,一边又掉下了眼泪:“我一定真的成了玛贝尔了,我得住在破房子里,什么玩具也没有,还得学那么多的功课。不行!我拿定主意了,如果我是玛贝尔,我就呆在这井下,他们把头伸到井口说:‘上来吧!亲爱的!”我只往上问他们:‘你们先得告诉我,我是谁,如果变成我喜欢的人,我就上来,如果不是,我就一直呆在这里,除非我再变成什么人’……可是,亲爱的!”爱丽丝突然哭起来:“我真想让他们来叫我上去呀!实在不愿意孤零零地呆在这儿了。”
  
  她说话时,无意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见到一只手上戴了小白兔的白羊羔皮手套,她奇怪极了,“这怎么搞的?”她想,“我一定又变小了,”她起来步到桌子边,量一量自己,正像她猜测的那样,她现在大约只有二英寸高了,而且还在迅速地缩下去,她很快发现是拿着的那把扇子在作怪,于是她赶紧扔掉扇子,总算快,要不就缩得没有了。
  
  “好险呀!”爱丽丝说。她真的吓坏了,但总算自己还存在,因此很高兴,“现在,该去花园了!”她飞快地跪到小门那儿,但是,哎哟,小门又锁上了,小金钥匙像从前一样仍在玻璃桌子上。“现在更糟糕了,”可怜的小爱丽丝想,“因为我还没有这样小过,从来没有重我该说这太糟了!太糟了!”
  
  她说话时,突然滑倒了,“扑通”一声,咸咸的水已经淹到她的下巴了。她第一个念头是掉进海里了。她对自己说:“那么我可以坐火车回去了,”——爱丽丝到海边去过,看到海滨有许多更衣车,孩子们在沙滩上用木铲挖洞玩。还有一排出租的住房,住房后面是个火车站——然而不久,她就明白了,自己是在一个眼泪的池塘里,这是她九英尺高的时候流出来的眼泪。
  
  “但愿我刚才没哭得这么厉害!”爱丽丝说话时来回游着,想找条路游出去,现在我受报应了,我的眼沼快要把自己淹死啦!这又是桩怪事,说真的,今天尽是怪事!”
  
  就在这时,她听到不远的地方有划水声,就向前游去,想看看是什么,起初,她以为这一定是只海象或者河马。然而,她一想起自己是多么小的时候,就立即明白了,这不过是只老鼠,是像自己一样滑进水里来的。
  
  “它来有什么用处呢?”爱丽丝想,“同一只老鼠讲话吗?这井底下的事情都是那么奇怪,也许它会说话的,不管怎样,试试也没害处,”于是,爱丽丝就说,“喂,老鼠!你知道从池塘里出去的路吗?我已经游得很累了。喂,老鼠!”爱丽丝认为这是同老鼠谈话的方式,以前,她没有做过这种事,可她记得哥哥的《拉丁文语法》中有:“一只老鼠……一只老鼠……喂,老鼠!”现在这老鼠狐疑地看着她,好像还把一只小眼睛向她眨了眨,但没说话。
  
  “也许它不懂英语,”爱丽丝想,“她是同征服者威廉(威廉(1027或1028-1087)原为诺曼第(现法国的诺曼第半岛)公爵,后来征服并统一了英国)一起来的,”(尽管爱丽丝有些历史知识,可搞不清这些事情已经多久了。)于是,她又用法语说:“我的猫在哪里,”这是她的法文课本的第一句话。老鼠一听这话,突然跳出水面,吓得浑身发抖,爱丽丝怕伤害了这个可怜的小动物的感情,赶快说:“请原谅我!我忘了你不喜欢猫。”
  
  “不喜欢猫!”老鼠激动而尖声地喊着,“假如你是我的话,你喜欢猫吗?”
  
  “也许不,”爱丽丝抚慰着说,“别生我的气了。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看到我的猫——,黛娜,只要你看到她,就会喜欢猫了,她是一个多么可爱而又安静的小东西呀。”爱丽丝一面懒散地游着,一面自言自语地继续说,“她坐在火炉边打起呼噜来真好玩,还不时舔舔爪子,洗洗脸,摸起来绵软得可爱。还有,她抓起老鼠来真是个好样的……,哦,请原谅我。”这次真把老鼠气坏了。爱丽丝又喊道:“如果你不高兴的话,咱们就不说她了。”
  
  “还说‘咱们’呢!”老鼠喊着,连尾巴梢都发抖了,“好像我愿意说似的!我们家族都仇恨猫,这种可恶的、下贱的、粗鄙的东西!再别让我听到这个名字了!”
  
  “我不说了,真的!”爱丽丝说着,急忙改变了话题,“你……喜欢……喜欢……狗吗?”老鼠没回答,于是,爱丽丝热心地说了下去,“告诉你,我家不远有一只小狗,—只眼晴明亮的小猎狗,你知道,它长着那么长的棕色卷毛。它还会接住你扔的东西,又会坐起来讨吃的,还会玩各式各样的把戏,它是一个农民的,你可知道,那个农民说它真顶用,要值一百英镑哪!说它还能杀掉所有的老鼠……哦,亲爱的!”爱丽丝伤心地说,“我怕又惹你生气了。”老鼠已经拼命游远了,它游开时,还弄得池塘的水一阵波动。
  
  爱丽丝跟在老鼠的后面柔声细气地招呼它:“老鼠啊,亲爱的,你还是回来吧,你不喜欢的话,咱们再也不谈猫和狗了!”老鼠听了这话,就转过身慢慢地向她游来,它脸色苍白(爱丽丝想一定是气成这样的),用低而颤抖的声音说:“让我们上岸去吧,然后我将把我的历史告诉你,这样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也恨猫和狗了。”
  
  真是该走了,因为池塘里已经有了一大群鸟兽,有一只鸭子、—只渡渡鸟(一种现已绝种的鸟,原产非洲毛里求斯。)、一只鹦鹉,一只小鹰和一些稀奇古怪的动物。爱丽丝领着路,和这群鸟兽一起自岸边游去。

她就这样继续说着,先装这个人,然后又装另一个人,就这样说了一大堆话。几分钟后,她听到门外有声音,才停止唠叨去听那个声音。

啊,你这个傻爱丽丝!她又回答自己,你在这儿怎么上学呢?哎唷,这间房子差点儿装不下你,哪里还有放书的地方呢?

不错,老伙计!你真是像火箭一样。另外一个声音说。

沉寂了好一阵,这时爱丽丝只能偶尔听到几句微弱的话音,如:我怕见它,老爷,我真怕它!照我说的办,你这个胆小鬼!最后,她又张开手,在空中抓了一把,这一次听到了两声尖叫和更多的打碎玻璃的声音,这里一定有很多玻璃温室!爱丽丝想,不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是不是要把我从窗子里拉出去,嘿,我真希望他们这样做,我实在不愿意再呆下去了!

幸运的是这只小魔术瓶的作用已经发挥完了,她不再长了,可是心里很不舒服,看来没有可能从这个房子里出去了。

她把伸进烟囱里的脚收了收,等到听到一个小动物(她猜不出是什么动物)在烟囱里连滚带爬地接近了她的脚,这时她自语说:这就是比尔了,同时狠狠地踢了一脚,然后等着看下一步会发生些什么。

这是爱丽丝逃跑的好机会,她转身就跑了,一直跑得喘不过气来,小狗的吠声也很远了,才停了下来。

这你休想,爱丽丝想,她等了一会,直到听见兔子走到窗下,她突然伸出了手,在空中抓了一把,虽然没有抓住任何东西,但是听到了摔倒了的尖叫声,和打碎玻璃的哗啦啦的响声,根据这些声音,她断定兔子掉进玻璃温室之类的东西里面了。

本文由葡京游戏大厅发布于葡京-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给自己的脚寄礼物鼠这地址写起来可太离奇了葡

上一篇:鹅毛笔说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它对那枝鹅毛笔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